Odile Chen 的藝術筆記

關於部落格
個人創作藝評文字匯集
  • 45247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優雅的灰色調 ─龐均的東方寫意

 

 

約莫是2005年的秋天,透過友人的引薦,我飛往北京探訪女畫家龐壔及其夫婿林崗,為請教老畫家龐薰琹的繪畫創作,還趁機欣賞畫家伉儷的作品。龐壔女士氣質不俗,和氣地款待來客,臨走時託我帶回兩本畫冊,轉交給他們住在台灣的弟弟。多麼有趣的迂迴轉折,北京五環其實不算近,台北新店不算遠,我卻繞了好大一圈,才找到一個充分理由,好去拜訪那位久仰其名,既熟悉又陌生的老畫家─龐均先生。

 


 


來自北京‧ 暫旅香港‧ 定居台北
 

初次相見,約在畫室附近的小咖啡館,因為時間已近黃昏,龐均的夫人籍虹女士殷勤招呼我們,後來一起在咖啡館渡過愉快的晚餐時光。餐後有幸參觀了井然有序的龐均畫室與庫房,鋼製層架上豎著琳瑯滿目的油畫大作,宛如一座博物館典藏室,畫室裡滿是畫家多年的心血結晶,令我嘆為觀止。言談間畫家思緒清晰,又漾著熱情,他大方地專業展示著珍藏在抽屜裡的紙本作品,還有細心維護創作的除濕防潮設備。龐均先生和夫人籍虹女士,和我們聊起當年他們如何從大陸、輾轉遷徙香港,最後來台依親定居的過程與甘苦,當然還有讓龐氏家族熱愛無法割捨的繪畫創作,以及每年一月一號「元旦試筆青」與八月八號「賀壽作畫」,龐均都要完成一幅大畫以茲紀念的生活點滴。

 

那一年,龐均是近七旬的長者,外表絲毫感受不到任何老態,言談間見他精神奕奕,開朗自信。千禧年之後,偶而可在香港的拍賣場上見到龐老師的小品畫作,坦白說,當時港台兩地藝術市場上收藏龐均的藏家仍不算廣泛。他是大陸移民畫家,輝煌的學歷派不上用場,當年台灣畫壇主流其實並未完全接納,後來得以於台灣藝術大學教美工,獲邀在博物館與商業畫廊展覽,靠開立「龐均畫室」教授繪畫維生。龐均自1987年遷居來台灣,最後融入本地收藏圈,期間仍是渡過一段漫長的歲月,靠努力拼搏換來的。


 


 

不知不覺,十年過去,龐均今日早已是藝術市場詢問度極高的畫家,一幅風景大作至少一、兩百萬港元起跳,收藏家不止於台灣、香港而已,更擴及亞洲大華人圈以及歐美國家。2015年以「80龐均:世界巡迴展」為名,由日升月鴻畫廊的游仁翰先生擔任策展人,推出一系列的展覽與講座。五月與第56屆義大利威尼斯雙年展同步,在聖瑪莉亞聖殤學院舉辦的「東方文明─龐均個展」,六月份在日本東京上野之森美術館的「東方表現的龐均個展」,隨後將於新加坡、上海、台北等亞洲城市也將推出個展計畫。此外,台北赤粒藝術與藝術家雜誌社共同合作,將於下半年出版大部頭的龐均作品油畫集,收錄畫家歷年重要作品,八十歲的龐均活力十足,著實令人驚豔。

 

龐均,江蘇常熟人,1936年出生於上海一個顯赫的藝術世家,家族三代誕生多位知名畫家,父親龐薰琹是中國第一代留學法國的畫家,母親丘堤則是赴日本學畫的女畫家,兩人皆是1930年代上海「決瀾社運動」重要推手,與常玉、林風眠等為同一世代藝術家,致力推動中國繪畫的改革與美術教育。龐薰琹研究中國歷代裝飾繪畫,又引進西方現代設計觀念,為中央工藝美術學院創辦人,在中國美術界聲譽卓著。龐均出生於上海,成長於北京,自幼在家庭中耳濡目染,早早顯露繪畫的天賦,才兩歲八個月時就畫了第一幅自畫像。十一歲的龐均與相差兩歲的姊姊龐壔,就曾在上海義利畫廊舉辦油畫聯展。十三歲時龐均考入杭州美院,後來轉入北京中央美院,師承林風眠、潘天壽、黃賓虹、徐悲鴻、董希文、李可染等藝術前輩。他還是徐悲鴻的末代關門弟子,十八歲畢業自中央美院,創下當時「最年輕的大學畢業生」的紀錄。

 

藝術世家的出身,讓龐均的一輩子幾乎與藝術結下不解之緣,父母接受西洋油畫的洗禮,為新派藝術的推動者。在父母的歐洲文化經驗與東方文化經驗雙重影響下,龐均自由地發展出個人的繪畫風格。文化大革命期間,父親龐薰琹被批鬥為右派,龐均則被定為修正主義,下令專門畫風景與明勝古蹟的寫生畫,在樣版風景畫盛行的時代,龐均具有個性的畫風,反而意外受到外國使館人員的喜愛。每日他交付的寫生畫在北京畫院展示時很快就能賣出,而有了知名度。在藝術為政治服務的特殊年代裡,龐均的風景寫生畫難得地脫離社會的規範,就只是單純的藝術追求,「為繪畫而繪畫」。1959年二十三歲的龐均創作表現北京十三陵水庫建設的巨幅油畫《工地洗衣組》,後來還為中國美術館所收藏。


 


寫意性的中國油畫創新
 

台灣評論家曾長生認為,龐均聰慧地吸取古今中外的繪畫優點,創建其油畫藝術的特質。曾長生寫道:「龐均在研究中,既避免了他的長輩中的一些人堅守古典寫實藝術,摒棄現代藝術的偏頗態度,也沒有像另一些人一昧盲目崇拜西方現代主義,而全盤否定古典遺產那樣激進。他在古典與現代之間尋找共同點,吸收他們各自的長處,為自己的創造所用。同時,在油畫和中國民族藝術,特別是水墨寫意畫之間,他也逐漸地認識到,兩者雖是不同的體系,但也有融合的可能。他在西方近現代藝術大師的創作中,看到他們追求的寫意性、象徵性和表現性,正是中國水墨文人畫的特長。龐均在研究了西方現代油畫的發展過程和中國水墨文人畫的理論及實踐之後,明確地指出,加強寫意性中國油畫創新的重要途徑。」(節錄曾長生〈寫實主義、印象派、東方表現─從現象學探龐均繪畫語言的跨文化思維〉一文)

 

龐均獨創的油畫風格具有東方的特色,對於筆墨線條的偏好、添加油畫豐富的語言,鮮明、俐落、熱情的表現,結合出獨樹一格的龐均畫風。而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龐均繪畫中既現代又古典的「灰色調」。有人說他的畫「有點像吳冠中」,應是兩人偏愛灰色,都重詩意,但其實風格不盡相同;也有人說龐均像是「油畫家裡的齊白石」,說明著龐均著重寫意,表現對象的精神,也是所謂的「妙在似與不似之間,不似為欺世,太似為媚俗」(齊白石語)。


 


 

灰色調受到歡迎,令龐均印象深刻的是,他的父親龐薰琹從不會介入他的創作,唯一對他在繪畫上的指導是在他要離開大陸的前夕,父親說:「你的繪畫顏色很好,尤其是灰調子,世界很少人能做的到如此。」那是1980年,龐均在中國畫壇已有自我風格,他很欣慰連最至親都不吝給予讚美。

 

回憶當年喜歡畫灰調子的原因,龐均寫道:「我母親有一次從香港帶回畢卡索和馬蒂斯的畫冊,那時候我就非常喜歡野獸派。但因為政治氣候是文化大革命,所以我還得把小時候的油畫毀掉,然後我就安分好好學習學院派的繪畫。這可能是我後來較專心在繪畫上的美學關注,而在表現社會的主題性上就顯得較微弱的原因之一。而專心在形式色彩時,我體驗到一樣東西,就是印象派為什麼是出現在法國而不是別的地方,那是因為法國不論是農村或城市的色彩都很好的關係,所以才能產生。而大陸是屬於大山大水的情景,有一種灰調子,我在黃山寫生時就體驗到為什麼國畫有皴法的產生,但還有一個難題,就是在這個灰調子的表現上。我在文革時的風景畫就是因為這個灰色調的表現而被人喜歡。大家都知道有一個畫灰調子的龐均。那時對於大陸的大山大水的觀察,我就覺得必須是灰調子,因為這也應驗了在中國詩詞裡的韻味和飄渺,和中國人所隱藏的情感收斂深沉,這都是同一個精神性。」


 


含蓄詩意的風景畫 V.S. 奔放華麗的靜物與人體
 

多年來,收藏家偏愛龐均的風景畫,反映在藝術市場的行情也是如此,歷年拍賣會上高價成交排名中,幾乎清一色也是風景畫。儘管收藏界有其偏好,但隨著年歲增加,藝術家本人似乎更愛畫人體與靜物畫,尤其是他筆下的花卉生動鮮活,構圖、配色與線條勾勒老辣瀟灑。近期,龐均的畫越加奔放,筆觸激烈、色彩強烈、大膽而巧妙的運用黑色,十分華麗奔放。

 

中國藝術評論家水天中如此講評龐均的繪畫:「如果說龐均的靜物畫色彩特徵是絢爛與飽滿,他的風景畫色彩特徵就可以說是優雅與含蓄。我們比照流覽他的風景與靜物,會為迥然不同的色彩情調出自同一畫家之手而感到驚訝。」不同的主題各有情調,龐均的花卉靜物則能充分地表現題材。他說道:「我畫花的作品更加自由、出色。畫花並非畫花,而是用色、用筆、個性,情緒化為一體,呈現精神性的視覺語言,既有西方又有東方。對此,著名評論家水天中的慧眼是理解到我作畫的本質內涵。誠然,我的風景作品,五十多年來堅持了我固有的特色,即灰調子與意境的結合,此乃中國文人化的情懷,所謂油畫文人畫, 正如宋代的馬遠、夏圭那『小景』、『一角』打動了歷代千萬中國人的心。那是詩歌,亦是音樂,更是情操極高的境界。畫什麼『景點』、『名勝』乃是市井之輩之所求。」(龐均〈詩意‧ 自然〉自序)


 


 

下筆暢快、自信豪氣,龐均的創作力十分豐沛,在香港與台北都有多家畫廊代理或展出其作品。透過畫廊的推廣,美術館博覽會的展出,拍賣市場的介紹,今日龐均已是大師級藝術家,私人收藏走向國際化,作品廣為中台的美術機構收藏,目前收藏其作品的機構有:中國美術館、國家博物館、常熟美術館、龐薰琹美術館、中央美術學院、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北京畫院美術館、中國美術學院、雲南藝術學院、首都博物館、北京美術家協會、山西劉胡蘭紀念館;還有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台灣國父紀念館、台灣國立美術館、高雄市立美術館,甚至墨西哥博物館以及各國私人所收藏。

 

相較於第一代留學西洋或東洋學習藝術的雙親龐薰琹、丘堤,龐均的生命歷程沒有他們坎坷,走的路卻比他們更遠、更寬廣。在龐均創作豐沛的作品中,不免也追隨母親藝術的足跡,他曾經臨摹父母的舊作,捐贈給曾於文革期間服務過的北京畫院收藏。他也曾追隨父親早年歐遊的足跡,而創作了一幅美麗的《莫內花園》,以及描繪母親喜愛的廈門鼓浪嶼《媽媽最後的回憶》。2015 年在威尼斯「東方文明個展」所發表的新作,巨幅油畫《決瀾社宣言》、《春秋戰國民生圖》等,黑白的線條、紋飾、文字,不僅是向他的雙親,更是對中國人文傳統的致敬之作。他以承先啟後的視角,對反思與探索日益僵化的油畫作,向西方世界展示東方文明如何在油畫發展進行當代的表現。

 

八十歲的龐均,巨幅繪畫在世界的美術殿堂發光發熱,現在的他仍處在創作狀態,要一直畫到不能畫為止,決瀾精神不死,繼續傳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