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ile Chen 的藝術筆記

關於部落格
個人創作藝評文字匯集
  • 45247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懷鄉戀土:凝視葉子奇


 

 


強烈肖像畫的性格

這位畫家出現時,經常是一身俐落的黑裝,無論是藝術博覽會、畫廊個展與拍賣會預展,只要有他的畫作展出,幾乎都能遇見他的身影,收藏家們對此情此景多半不陌生,他是台灣當代畫家葉子奇。總是默默凝視著自己曾經的心血,目光幾近自戀的,久久無法離開。有時,不免也會關切畫冊或拍賣目錄上的圖版顏色,指導展場的燈光如何呈現,在意收藏者的保存狀況是否妥善,不消說每一件畫框當初也都是他欽點設計,甚至在畫前跟旁人娓娓道出當年的創作記憶,追求極致的完美。

 

他的畫面多呈現獨白式的風格,或者是探求內在風景的圖畫,未必遠離社會而孤獨,某種程度的說他還是選擇入世,生活在當下但追求藝術的完美。每一幅畫都是自我的一段過往,於是當他面對著全心注入情感的畫時,不免依戀又不捨。

 

葉子奇,是藝術家的名字,倒也可說明幾分他筆下的特色。他的油畫作品的自然靜物,都是尋常可見的花、葉,一旦躍上畫布,主角靜靜地安住在畫面中心,姿態宛如肖像一般地莊嚴,純淨、典雅,刻畫著時間的生命軌跡,各個顯得卓然獨立,奇特不凡。

 


 


 

國立東華大學教授張金催博士,伴隨葉子奇走過千山萬水,是他人生的伴侶、藝術的知音。她曾談到,「葉子奇的靜物總是選擇單一強烈的『主題物象』,使物象如紀念碑屹立在凝結的特定情境中。」也提到畫家偏愛採用「古典主義的中心法則」,「使物象和空間交錯呈現出逼近與疏離、實存而空冷、寧靜而寂寞、美麗卻凍結、如真似幻的神秘曖昧性。」

 

葉子奇的微物觀察,溫潤而細膩的繪畫,呼應了「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的禪意,抓住永恆的存在。他曾寫道「即使是小小的花和葉子,都蘊含季節在裡頭。」

 

以「風景」與「靜物」為兩大主要創作母題的葉子奇來說,他曾如此描述他們的分別:「靜物對我,是室內的風景;風景對我,是室外的靜物。」葉子奇的繪畫就像是日記,訴說著他每個階段的生命故事,從求學、戀愛、旅行、傷逝、子女出生、記憶等等。也有人說,葉子奇的靜物畫、風景畫其實都像是一幅古典肖像畫。

 

葉子奇與同代藝術家不同,捨棄抽象或新表現,採取威尼斯學派的復古獨特技法,在油畫的基礎上添加了卵彩,畫面顯得潤澤柔美,無需添加白色即可襯托出大自然的光彩。這種古典氣氛的烘托,結合寫實冷靜的描繪,隱喻且神秘,使得葉子奇在當代畫壇更顯獨特性。

 


 


懷鄉戀舊。風景台灣

葉子奇1957 年出生於台灣花蓮玉里。 父親原籍廣東梅縣,生於晚清,熱愛書法詩詞,文史修養豐富,上個世紀中期隨著國軍遷徙到同是客家庄的玉里定居,個性木訥寡言,寄情於田園自然、山水書畫。 母親是雲南人,有擺夷貴族的血統,17 歲 時嫁給長他18 歲的夫婿,顛沛流離。雖 然不識文字,個性獨立堅強,活潑好勝,能言善道。因為家中有八名子女,食指浩繁,經濟並不寬裕。自幼葉子奇的書法天分、熱愛文學,悲天憫人的溫情,對藝術有敏銳的感受力遺傳自他的父親。而追求理想,獨行無懼、執著無悔的意志與堅持,則來自母親。

 

故鄉玉里四周群山環抱,每天目光所及都是山巒,於是它們是畫家成長記憶中的印記。中學時離開玉里,到花蓮市區就學,少年時的鄉愁,看海給予心靈的撫慰。無論山、海、雲、樹,或是玉里盛產的西瓜,孕育生命的花,生活的事物是靈感的來源,更是葉子奇後來的懷鄉與思親的代號。台北的陽明山、紐約畫室的浴室、窗景,伴隨著藝術行旅的追尋。

 

先後進入國立藝專與中國文化大學美術系就讀,畢業後曾加入「中華民國現代畫學會」,並發起「一○一現代藝術群」,參與的都是文化大學的校友,如楊茂林、盧怡仲、吳天章等,並共同舉辦聯展,葉子奇當時以寫實風格的軍人為主題。退伍後設立畫室,一度教畫維生。1987 年在台 北的美國文化中心舉辦首次個展,主題以家人與成長的記錄或歷史性的探索。

 


 


 

三十歲,他轉赴美國求學,春秋正盛的年紀,進入紐約市布魯克林藝術學院藝術研究所。旅居海外十九年,這段漫長的日子,他面臨許多生命的艱難與考驗,成家立業,父母親的先後故去,子女的出生, 藝術創作的發表。1990 年代,他創作許 多獨白式的靜物,藉自然的榮枯,抒發生命易逝的傷感。這些情感的牽絆,他曾經在一次個展畫冊中寫道:「或許,鄉愁不僅止於空間距離的擴大,更因為時間距離的延長。不僅是對有形鄉關的思念,更是對無形歲月流逝的無奈。它是一種在擁有與失去之間對事物遙不可得的渴望、追尋、惆悵和緬懷。這些,都是在我的畫裡想說的話。」

 

葉子奇的寫實繪畫帶有隱喻的象徵,風格強烈而獨特,畫中的物象都是他日常生活的記錄。台灣藝評家石瑞仁評述道:「葉子奇採取了『淨化、孤立化、完美化』的形式手法,將鄉土的自然圖騰紛紛地昇華和聖化,在懷鄉戀土的深意中注入肅穆的情操」。儘管身在海外,家鄉的種種最讓人牽掛。

 

懷鄉念舊的葉子奇在海外流浪多年後,有一天突然想要回家,後來有人問他為何回去,他回說是神的旨意,還提起美國電影《阿甘正傳》,說道:「阿甘他跑了兩三年,有越來越多的人跟在他後面一起跑,忽然阿甘停下來了,他回頭望著那些跟著他在後面跑的人們,只說了一句『我累了,我想我該回家了。』這應該就是我當時的心情。」

 

2006 年回到台灣,選擇定居在花蓮海邊,天天與海天相伴,後山優美的景色,生活自由無拘束。從他頂樓的畫室窗外即可以俯眺太平洋的遼闊海洋,視野遼闊,近年常有雲朵與海洋的作品,隨著生活經歷的改變,他的繪畫也增添新的顏色。

 


 


拍賣市場躋身大師行列

葉子奇曾說:「寫實像是練劍,年輕時講求劍術,年歲漸長後才慢慢講究精神面」。當初選擇寫實繪畫之路,注定要甘於寂寞,然而創作吸引人之處,在於孤獨的視野方得以真誠清明。他說:「兩個孤獨的人才能真誠的對談,分享彼此對這個世界的看法,作品在此成為了兩者的中介。」

 

從事繪畫至今近四十年,葉子奇的藝術風格益發成熟,他的作品早已成為收藏家競逐的目標。近期的個展在畫廊一開幕,或是藝術博覽會上,所有展品旁都已提前貼上紅點,說是一畫難求並不為過。對應在拍賣會,同樣需求大於供給的情況下,使得畫家的重要作品迭創成交新紀錄。2013 年秋季,畫價更是首度跨過千萬台幣,躋身大師行情。以描繪花蓮山景的油畫近作 《霧來 ‧ 荖溪 ‧ 花蓮》,在 2014 年 6 月 羅芙奧台北以1,440 萬元台幣(466,775 美金)創下藝術家拍賣最高紀錄。隨後,回憶訪友時的台南老榕樹《大榕樹》的作品以同樣的成交金額打平此紀錄。

 

早年要靠繪畫維生並不容易,儘管他從就讀文化大學美術系一直到留學紐約,早已累積多年豐富的展覽經驗,但他坦言一 直到了約莫 35 歲(約 1992 年)時才從創 作獲得收入,這可能也是年輕藝術家世代共有的艱辛體驗。這一時間大約就是指旅居美國、回台灣後在玄門藝術中心的個展「獨白」階段,往後則每兩三年定期回台灣舉辦個展,如新展望畫廊、誠品畫廊、家畫廊新生態藝術環境、帝門藝術中心、月臨畫廊都曾舉辦過他的個展。這些歷史悠久的畫廊,有些如今已成過往雲煙,在台灣當代藝術發展進程中有階段性貢獻。目前以北部的誠品畫廊、中部的月臨畫廊及南部的加力畫廊(前身為新生態藝術環境),以及東部的乙皮畫廊為葉子奇主要的展覽合作夥伴。

 


 


 

每年的春秋兩季的拍賣會上也常有葉子奇的畫作現身,其中以羅芙奧(台北與香港)最受關注,數量也最豐,多次創下新的拍賣成交紀錄。其它如香港的蘇富比或保利拍賣,台灣的中誠拍賣、景薰樓、金仕發,北京的中國嘉德,上海朵雲軒、泓盛等拍場偶有舊作現身。

 

2015 年秋季,已知羅芙奧香港、台北 兩場拍賣會將聯手呈獻七幅不同時期的精彩畫作,包括旅居紐約布魯克林區的《夏 日。後窗》(1989-1990 年作),描寫畫 室窗外的景色,幾株樗樹生機勃勃,夏日的光影在磚牆上移動變換。這幅作品是近期難得出現、少數年代最早的葉子奇作 品,將於 2015 年 11 月 29 日上拍,據悉 這是畫家個人非常滿意的一幅作品。

 

接續在12 月 6 日台北場的拍品,包括 最受市場歡迎的相思樹山景的《有相思樹 林的陽明山》(2007-2008 年作)、以一 朵雲為肖像主題的《紐約的雲》(20072008 年作),難得以游魚為題的《獨白》 (2002-2013 年作);還有三幅花卉靜物 的《茶花》(2009-2010 年作)、《迎春》 (1997-1998 年作)、《野薑花》(20142015 年作)。各個都是嘔心瀝血的創作, 反映出不同階段的生命體悟。

 

葉子奇的每一幅畫都需要長時間的醞釀,細膩的寫實刻畫,創作數量不算豐沛。 2014-2015 年期間,他的畫價在藝術市場 達到高峰,因此不難想見秋季拍場有多幅作品出現,也讓許多收藏多年的收藏家,得以享受長期投資的回報。今年秋季,可以預見葉子奇的畫作必然是拍賣市場的焦點所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