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ile Chen 的藝術筆記

關於部落格
個人創作藝評文字匯集
  • 45247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林壽宇的白色低限魅力


 

 

藝術家林壽宇服膺「減之又減,減無可減,以至於無」根源自中國極簡哲學內涵;「最複雜的,以最簡單的來表現」獨特又純粹的繪畫風格,千軍橫掃畫壇。

 

林壽宇在其工作室。藝術家家屬提供

 

在白色的天地裡,無人能企及林壽宇。

簡單,往往是最不簡單的。中國歷史上最古老、最深奧、最神秘的一部思想典籍,叫做《易經》。《易經》,被推為群經之首,群經之始。它蘊藏的智慧最抽象,卻也是最實用。藝術家林壽宇服膺「最簡單的就是最複雜的,最複雜的事物要以最簡單的方法來表現。」他終其一生固執地追求理想美、極致美,在藝術的道路上走的是一條杳無人跡的道路,有人尊稱他是「最後的貴族」、「極簡主義大師」。林壽宇的美學獨特純粹,傲氣過人,既高貴古典又富現代感。

 

林壽宇的藝術思想根源自中國的哲學內涵,將繪畫的概念減之又減,減無可減,以至於無。他引述老子「五色令人目盲」的哲理,深悉「沒有色彩的傳統水墨是東方美術最高境界」,在現代藝術運動蓬勃的1960年代開展出樸素簡潔的「白色系列」禪意空間,他的藝術中蘊藏的東方思維,令西方藝術界大為折服。連二十世紀大畫家米羅都要當面讚嘆說「在白色的天地裡,無人能企及林壽宇。」

 

而當他將低限主義的前衛概念,隨著1980年代返國定居時,大大驚豔台灣藝壇,掀起所謂的「白色震撼」與「低限魅力」的旋風。在藝術生涯成熟巔峰之際,1984年他突然宣布「繪畫已死」,從此封筆不再畫畫,轉向立體與裝置概念的探索。

 

林壽宇是現代藝術的先行者,回顧其一生,不凡的身世,卓爾不群的審美品味,還有耀眼的藝術成就,也稱得上華人現代藝術家中的奇葩。1964年他成為第一位參加德國卡塞爾文件大展的台灣畫家,1966年國際重量級畫商馬博羅.新倫敦畫廊開始經紀代理他的作品,林壽宇得以與多位戰後當代藝術大師齊名。而時至今日,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唯一破例藏的現代藝術作品,也就是林壽宇的畫作(《現代畫浮雕雙聯作》)。

 

《流-2》1959年 油彩 紙 50.8 x 63.5 cm 藏家提供

 

霧峰林家望族之後,揚名世界畫壇。

從年輕到晚年,林壽宇經常穿著筆直的襯衫與白西服,180公分的個子顯得高大挺拔,舉止帶有英國的紳士風範。年輕時火氣十足,說話鏗鏘有力,一副革命家的姿態。即使到了老年時,還是腰桿挺直,帶著一雙銳利眼神,幽默風趣,偶爾認真地流露出創作時的不妥協與完美挑剔。在高雄市立美術館的五十年創作回顧展紀錄片裡,言談間他優雅地哼唱京戲,室內樂團演奏時,他還會充當指揮,跟著音樂搖擺,看得出學養修為不凡,瀟灑的形象至今留在世人的心中。

 

林壽宇1933年出生於台中霧峰宮保第,宮保第是台灣自清朝以來最大的官宅,霧峰林家官宦世家,權傾一時,直至日治時期仍為台灣五大家族之一。望族之後林壽宇銜著金湯匙出生,家族長輩寵愛有加。書香世家,家學淵源,自小就奠定了日後朝藝術發展的基礎。生活優渥不虞匱乏,他曾自言小時候過著像「小小小溥儀」那樣的生活。童年時在台北受日本小學教育,台灣光復以後畢業自建國國中,小時家裡還養馬。十五歲時父親買了一輛紅色別克汽車送他,他拉風馳騁在台北的表參道(中山北路),據說那部車的價格當時可買下25甲的土地。疼愛他的父親還告訴他,最好的車其實是英國生產的勞斯萊斯,答應等大學畢業後送他一輛。只是後來命運的轉折,父親的承諾沒能實現,這個願望在數十年的一次畫展後,他終於為自己也為故去的父親圓夢。

 

早年家人擔心他因個性叛逆遭逢不測,1949年安排他隻身前往香港,在拔萃男書院就讀中學,隔絕了白色恐怖的時代氛圍。1952年後轉往英國倫敦寄宿名校米爾菲爾德學校。原本大學要讀航太工程,無奈入學考失利。1954年進入倫敦綜合工藝學院(今西敏大學),研讀建築與美術。個性好勝的他,坦言若做得不好就不做,十足少爺脾氣。但他不忘父親的教誨「要求得真正的學問」,在藝術的領域深究,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

 

1957年左右,因家中的經濟支援中斷,讓他開始思考能否靠賣畫維生。他拜訪了多家倫敦的畫廊尋求機會。1958年時受到金貝爾.斐斯畫廊的青睞,留下他的作品,他回憶這段過往時,清晰地記得生平第一幅賣出的畫,只有90塊英鎊。1950年代後期,他以Lin Show-Yu的名字闖盪藝術界,金貝爾.斐斯畫廊也經紀他的畫作約三年的時間。

 

1963年後他改用Richard Lin的名字,這也是西方藝術界後來耳熟能詳的名字。林壽宇年輕時也曾經執教於英國著名的藝術學院,擔任皇家藝術學院的指導老師。1966年成為馬博羅.新倫敦畫廊的簽約畫家,闖出一片天地,陸續在倫敦、羅馬、蘇黎世、布魯塞爾、科隆、法蘭克福等歐洲大城市舉辦個展十餘次,作品為英國泰特美術館、義大利國立現代美術館、美國卡內基學會美術館等超過三十間國內外美術館收藏,名列多本藝術名人錄。

 

《1959 年11 月23 日》1959年 油彩 畫布 51 x 41 cm

成交價:43.2 萬港元 羅芙奧香港2015 秋拍

 

他一生的創作曾獲獎無數,最具代表性的有:1961年獲英國當代藝術學會勉勵 獎、1966年北愛爾蘭藝術管理委員會主辦舉行於首都貝爾發斯特,歐斯特美術館「全英國公開繪畫展」榮獲第一獎、1967年獲美國匹茲堡卡內基國際美術展「威廉佛瑞紀念收藏獎」、1976年獲威爾斯藝術管理委員會榮譽獎、1982年獲頒義大利藝術大學名譽證書;而在他宣布封筆之後,1985年時以立體作品獲得台北市立美術館「中國現代雕塑展」首獎。

 

林壽宇與馬博羅.新倫敦畫廊的合作 時間長達十年左右。在1970年代中期之 後,畫廊老闆希望他能改變原本的極簡主義風格,轉換為當時美國風行的照相寫實主義畫風,遭到林壽宇的拒絕。後來老闆的一句「藝術家都像妓女」的氣話惹惱了他,火爆脾氣頓時發作,憤而掀桌離去,從此中斷了合作關係。藝術家的不妥協性格在此可見,他卻堅持做自己。一以貫之的簡潔與秩序感,不僅反映在自身的修養與外在裡,也反映在生活態度裡,畫室擺設像是軍隊內務般井然有序,畫筆、顏料整整齊齊,他偏好原始材料,不用合成物件,對他而言藝術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1980年代林壽宇回到台灣舉辦個展,「白色系列」作品震撼台灣美術界。當時台灣藝術圈對抽象藝術的認知,多半仍停在如趙無極這類的色彩堆疊、潑灑等抽象表現主義,幾何式的冷抽象,此時尚未形 成風氣。而林壽宇對低限藝術的追求,把藝術用純粹性表達至淋漓盡致,大大影響 幾位年輕的藝術家,例如莊普、賴純純、胡坤榮與陳慧嶠,成為他們的宗師。這些以伊通公園為基地的藝術群,如今都是台灣藝術界的精英人物,儘管林壽宇於2011年仙逝,其藝術的影響力至今仍然存在。

 

《我們的前面是什麼? 》1985年 鋼板 122 x 122 x 123 cm

© 台北市立美術館

 

簡約冷靜,少即是多。

旅居英國期間,正值二次大戰結束不久,現代主義風起雲湧,因為學習建築的緣故,林壽宇早期受到兩位現代主義建築大師的啟發。一位是主張「少即是多」的路德維希.密斯.凡德羅(1886- 1969),另一位是柯比意(1887-1965), 拒絕浮誇與繁複裝飾,認同原始的形體是美的形體,讚美簡約的幾何形體。

 

林壽宇曾說:「如果你想說感情、說故事,就去寫小說、拍電影,美術就是要做 其他藝術都達不到的形式,那是一種絕對的邏輯。」他初期的創作,仍帶有抽象表現主義的餘韻,以中國山水的精神,有水墨滴流效果的「流系列」(1957-1959)來詮釋,畫中帶有情緒、筆觸、色彩等線索,屬於「熱抽象」。1958年也創作一批形容自然景象帶有具象標題如「浪濤」、「撥雲見日」、「日蝕」、「黑森林」等抽象畫。

 

其實,畫家並不認為自己的創作是抽象畫,他講求自然主義。後來可見的線索逐漸在畫面裡消融、簡化,冷靜、沒有情緒,1960年代他朝向幾何線條或形狀的「冷抽象」發展,其「白色系列」將白色的層次精準鋪陳、氣質凝練。林壽宇曾說「白色是最平凡、通俗,讓人既舒服又不舒服,是最神聖也最哀傷的顏色」。「白色本身即有許多色彩,其濃、淡、輕、重、透明、半透明⋯⋯使白與白之間構成了許多形狀與形狀,空間與空間的玄奇奧妙!」

 

林壽宇的「白色系列」令人聯想到,絕對主義的經典代表─俄國藝術家馬勒維奇的「白上白」,繪畫中的純粹感情或是至高無上之意,白色是繪畫的最高喜悅。兩位藝術家的藝術都有形而上的禪意。不過林壽宇的白色思維與馬勒維奇的不同,馬勒維奇有其政治歷史的背景,簡化的表現在接近於零的內容表現,使虛無成為他的最高原則。而林壽宇的白色系列則是在於東方冥想的概念,表達老莊思想中「無」與「空靈」,《逍遙遊》的禪學空間,他為文人畫中的留白賦予了後現代的意涵。他追求與創造最單純絕對的形式,在看似簡單的畫面構成,潛藏著複雜的思考脈絡。畫面呈現著迷人甚至近乎永恆的冷靜,時間凝結在其中。台灣畫家莊普深受林壽 宇的藝術啟發,他說林壽宇的畫面佈局宛 如巴哈的對位法,和諧且雋永。「白色畫布上不同調性的白色橫條巧妙的安排,令人屏氣凝神,其永恆、沒情緒、無止境、不生不死,頗有中國水墨禪宗的意境。」

 

《四》1968 年 油彩 鋁片 畫布 63.5 x 63.5 cm

成交價:78 萬台幣 羅芙奧台北2010 秋拍

 

物稀為貴,藝術市場競相追逐的逸品。

1965年Arts Magazine一篇《低限藝術》文章中,第一次提出所謂「低限藝術」或譯作「極簡藝術」。然而林壽宇的獨特創作早於這個名詞之前,無疑的,他是一位先行者。1960年代林壽宇在歐洲藝壇嶄露頭角,對照也是聲譽漸隆的趙無極,兩位華人藝術家前者用色簡約形式純粹、冷凝嚴謹,後者揮灑色彩、情感奔放。各自 開展出不同的藝術視野。然而,林壽宇的創作數量相較於趙無極,抑或是朱德群,顯得更為稀有,雖然目前尚未有統計其一生的作品數量,但在其五十年的創作生涯中,1984年後中斷繪畫轉向立體創作,再扣除二十年隱居於台中大里,減少發表,一生的創作顯然非常珍貴稀有。

 

2015年藝術市場共有14組林壽宇的作品在拍賣市場現身,成交率百分之百,這個數字居歷年之冠,交易金額約90萬美元,近三千萬台幣,超過半數在香港市場締結。其次是北京和倫敦。據悉中國大陸收藏家對於林壽宇作品的熱愛追逐,超過台灣藏家或其他華人地區。而在2000年之前,林壽宇的畫作僅零星的出現在台北、歐洲或美國的拍賣市場。除了中港台兩岸三地之外,1960-1970 年代藝術家活 躍於英國藝術界,倫敦拍賣市場或畫廊自然還是可以尋覓林壽宇作品的主要來源。1982年林壽宇返台展覽,三十年來曾經先後在龍門畫廊、春之藝廊、伊通公園、家畫廊等商業空間舉辦個展,近期則有台北的學學文創、家畫廊仍持續介紹他的作品,高雄市立美術館曾兩度盛大舉辦個展,包括 2015 年的遺贈展等。

 

藝術家回憶生平第一幅賣出的畫只有90英鎊(約252美元),然而到了2015年 最新拍賣行情是184萬港元(約23.7萬美元),不過在畫廊的私人洽購行情,已經開價超過兩千萬台幣(約62.5萬美元)。由於林壽宇的畫作實在稀有,收藏家們 多半都抱持著惜售的態度。羅芙奧香港2015年秋拍一幅1959年早期小品,預估價僅6萬至10萬港元,十幾組客戶紛紛湧入競價,拍出43萬港元(US$55,742)的佳績,為低預估價的七倍之多。這筆交易紀錄也擠進目前前二十幅最高拍賣價的林壽宇作品排行。

 

日本具體派、韓國單色畫等抽象藝術,近幾年在全球藝術市場熱度延燒,林壽宇的低限風格藝術,華人冷抽象的代表,他一生輝煌傲人的創作經歷,早就橫掃歐洲畫壇,絲毫不亞於近期廣受矚目的日韓藝術幾位大師。兩岸三地收藏家們前所未有的默默尋覓林壽宇的畫作,隨著時間的推遲,可以預期他的藝術行情仍會繼續攀升,成為許多收藏愛好們心中的夢幻逸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