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Odile Chen 的藝術筆記
關於部落格
個人創作藝評文字匯集
  • 56474

    累積人氣

  • 3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莫內作品賞析

 文∕陳惠黛

 

葡萄園小路(阿戎堆)
Chemin dans les vignes, Argenteuil (Path in the Vineyards, Argenteuil)
1872
油彩 畫布
47 x 74 cm

1871年冬天莫内搬遷到塞納河畔的阿戎堆小鎮。阿戎堆位於巴黎西北方,距離約10公里。具有農村田園特色的阿戎堆小鎮與附近的風光,成為風格日漸沈穩的莫内創作的極佳題材。這座小鎮上出產葡萄酒、石膏和蘆筍等出口作物。丹尼爾.維恩斯坦(Daniel Wildenstein)在目錄中提及:「(這幅畫 )描繪諾爾Sannois 斜坡山腳的景色,背景是阿戎堆的煙囪與教堂尖頂。」

右圖《河堤風景(小吉那維裡耶)》的景點,莫內在此畫過三幅類似構圖的作品,他們都以短而簡略的筆法完成,樹、草和雲朵以各種顏色點染,令觀者有一種寧靜之感。

研究莫内的生平、藝術頗深的美國保羅.杜克教授(Paul Tucker),目前擔任麻州波波士頓大學美術教授,他的莫内相關著作頗豐,有1982年出版的《莫内在阿戎堆》(Monet at Argenteuil)、1990年的《90年代的莫内:連作系列》(Monet in the '90s: The Series Paintings)、1995年的《克勞德.莫内:生平與藝術》(Claude Monet: Life and Art)、《2O世紀莫内 》(Monet In the 20th Century)等畫。他曾以這幅莫内的《葡萄園小路》作品為例,在同樣冷眼觀察下,它表現了阿戎堆的兩個當代風貌,這幅畫可以視為描寫從農業轉向工業的自然發展。

 


河堤風景(小吉那維里耶)

La Berge du Petit-Gennevilliers (The River Bank at Le Petit-Genevilliers)
1875
油彩 畫布
61 x 80 cm

小吉那維里耶位於阿戎堆對岸,兩地隔著塞納河,是阿戎堆橋的下游地區。莫內描寫阿戎堆橋時,即是從小吉那維里耶的方向取景,從此處回望阿戎堆橋。19世紀時,阿戎堆和阿尼埃爾Asnières都是法國的賽船最佳勝地、畫面中行人沿著塞納河畔散步,河上可見停泊的白色帆船。

1872年至1877年,為莫內創作上的阿戎堆時期。這段時期他建立一個著重于戶外、現代生活的「新繪畫」特色,作畫速度非常快速,因為他要捕捉不斷變化的光線。阿戎堆的題材將他從河上公共空間、小鎮景色,轉化為描寫自己的花園與周遭環境,變得更為與世隔絕、超乎物外的發抒。
 

 

乾草堆(吉維尼)
Meules à Giverny (Haystacks at Giverny)
1893
油彩 畫布
65.5 x 100 cm

根據丹尼爾.維恩斯坦在第三册莫内編年目錄中,有一段關於右圖《乾草堆( 吉維尼 )》作品的描述 :莫内一回到吉維尼之後,開始進行「草地」的題材,這片草地位於他的吉維尼宅邸南侧,當時他剛買下準備要開墾睡蓮池。這時正值乾草堆的季節,他正在進行另一個「乾草堆」系列(三件),莫内曾為這幅畫和目錄接下來的兩幅畫繪製一幅素描(該幅素描目前為瑪摩丹美術館收藏)。

吉維尼的乾草堆季節,指的是夏天的尾聲。這幅作品彌漫著金色耀眼的光線,空氣中彌漫著乾草的香氣。莫内的乾草堆系列作品,除了進行光線的研究之外,我們看到他精心研究乾草堆的色彩結構,以及草堆間的佈局。這幅畫亮麗的焦點就是前景的乾草堆,四周環境因為他的存在而閃亮。其他的乾草堆在樹林之後半隱半現,成行的樹林與陰影將畫面和諧切割,營造出寧靜的自然美景。

畢沙羅曾經讚嘆:莫内的乾草堆色彩非常漂亮,外型輪廓優美而飄忽,尤其是背景部份,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大藝術家!而康丁斯基則發現莫内的乾草堆畫作具有驚人的力量與美麗 ,是作畫不可或缺的要素 。顯然,莫内的乾草堆感動了康丁斯基,而大膽的拾棄自然物形體的再現,而以純粹色彩與抽象形象,表現一個內在深邃的世界。

 

塞納河畔阿戎堆橋
Les bords de la Seine au pont d'Argenteuil
1874
油彩 畫布
54 x 73 cm

阿戎堆時期的作品,是莫内最關鍵的創作階段。在他的繪畫中,記錄當時法國從農業轉型至工業,一個兼具自然與人工的變遷過程。跨越塞納河的阿戎堆橋,橋上、橋下各有忙碌的工業活動正在運行。而此外,風景秀麗的阿戎堆休憩活動也十分盛行。莫内成長於哈弗港,一個帆船運動蓬勃的港口。因此1870年代莫内有數年時間生活於阿戎堆時,對當地的賽船活動覺得倍感親切,經常到他的船屋畫室享受水上划船與作畫的樂趣。有時,他則駐足阿戎堆橋河畔附近,將此處富有生命力的景象描寫到繪畫之中。

丹尼爾.維恩斯坦在莫内目錄提及:這幅畫的構圖是從塞納河對岸的小吉那维里耶(Petit-Gennevilliers)河畔眺望上游的阿戎堆橋。其情形類於季刊中另一幅《河堤風景》(La Berge du Petit-Gennevilliers)。橋下的黄色是出租船屋,美國華盛頓國家畫廊收藏的《阿戎堆橋.陰天》(Le Pont d’Argenteuil, temps gris)中有黄色船屋與阿戎堆橋的近景描寫 。 



 


葛罕瓦風景
Vue prise a Grainval
1881
油彩 畫布
60 x 78 cm

根據丹尼爾.維恩斯坦的看法,這幅《葛罕瓦風景》,是面向菲崗Fécamp的峭壁風景,背後為法尼耶海岬Cape Fagnet。在維恩斯坦編著的莫內目錄中有四幅類似的取景角度(Nos. 653 to 656)。 

羅伯.亞伯(Robert L. Herbert)的著作《莫內在諾曼地海岸:1867-1886年的遊歷與繪畫》Monet on the Normandy Coast, Tourism and Painting, 1867-1886,提到《葛罕瓦風景》的創作背景:

1880年代,莫內經常前往諾曼地附近海岸寫生,1881年3 月初,莫內曾在菲崗短暫停留四個星期,在菲崗和葛罕瓦爾(Grainval附近開始創作大約20幅繪畫;在接下來幾個星期內,他完成這批畫。在同一個月中,他短暫拜訪住在下達拉斯Les Petites Dalles的兄長雷歐(Léon),猜測可能在當地創作兩幅油畫(維恩斯坦目錄編號644和655),它們是莫內秋天前在此小港完成畫作的另外兩件改編版本。

其中編號 655 作品都是右圖的《葛罕瓦風景》。莫內創作出一種無窮變化的效果,彷彿我們正站在山上,陽光浸滿整個海岸,如鷗鳥一般俯視美麗的藍天海洋,意境開闊遼遠。




里梅茲草地(吉維尼附近)
La prairie de Limetz, près de Giverny (The Meadow at Limetz near Giverny)
1888
油彩 畫布
65 x 92 cm

根據丹尼爾.維恩斯坦的研究,1888年莫内創作一系列籠罩薄霧效果的雷·伊沙特平原風景畫,草地上長有各式白楊樹:

雷.伊沙特Les Essarts位於艾普特河(Epte主要支流的南方,位於里梅兹公有土地範圍内。莫内便是在此地創作一系列油畫作品(目錄標號1194至1206)。所以此作品是米歇.莫内所命名。

《里梅兹草地 》原本為藝術家次子米歇.莫内收藏,作品背景的樹木隱然可見,整幅畫作呈現迷濛的氣氛  ,它可說是1891年莫内「白楊樹」連作的試金石。1940年,這幅作品還曾經參加巴黎一家畫廊的莫内紀念畫展。  

 


查令十字橋(倫敦)
Charing Cross Bridge
1899
油彩 畫布
64.5 x 92 cm

莫内第一次踏上英倫的土地是在1870 年,當時他為了躲避普法戰爭,暫時移居倫敦,深受泰晤士河及河面上水氣迷朦的美景吸引,也受到英國水彩畫家泰納、康斯坦伯等人的影響。於是,1899年莫内再度重遊舊地,創作一系列以泰晤士河為主軸的倫敦風景主題。

英國是一個鐵路密度高的國家,而倫敦市也有數條鐵路支線穿過。查令十字搞是一座橫跨泰晤士河的火車鐵橋,1863 年由建築師賀克蕭John Hewkshaw男爵設計建造,它連接泰晤士河北岸的查令十字車站和南岸的滑鐵盧車站。查令十字橋上火車驶過冒出白煙的景致,經常被莫内取景入畫。

此外莫内還提到查令十字橋的景色,他寫道 :「 火車一輛接著一輛駛過,火車頭冒出濃濃白煙在兩車交會的瞬間相遇,慢慢混合成一團煙霧,飄揚於風中,漸漸消逝於空氣裡,漫步於河面上,這奔腾的煙霧彷彿充满生命力,柔软靈巧,游移不定,令人難以捉摸...。」 

維恩斯坦中心的丹尼爾.維恩斯坦,生前花費40餘年時間研究莫内的藝術,收集文獻與詳細作品資料,出版四大冊的《莫内生平與編年目錄全集》(Claude Monet Biographie et Catalogue Raisonné, volumes I to IV),收錄近2050幅莫内的油畫創作。丹尼爾.維恩斯坦在第三册的《 莫内生平與編年目錄全集》中提到莫内的「倫敦時期」作品,有以下的描述: 

倫敦

莫内曾經在1899年至1901年間三度前往倫敦旅行,住在维多利亞堤防的瑟佛飯店,這段時期他開始著手「倫敦」系列。1904年大畫商杜朗鲁耶曾經為莫内舉辦個展,展出37幅「泰晤士河風景」,作品的年代跨越從1901年到1904年五年之間;從年代來看,某部份或許符合這些繪畫的實際完成時間。我們在目錄中挑選1899 年到1901 年間創作的畫,指出它們可能的創作年代。我們將這段時期的作品集結起來,分成主要的主題(查令十字橋、滑盧鐵橋、國會大廈、萊斯特廣場)。                               

約莫在1899年9月15日,莫内偕同妻子以及荷西德一同離開法國,前往探視住在倫敦學習英文的長子米歇。同年10月17日他告訴杜朗魯耶,說自己正「嘗試畫泰晤士河風景」,以查令十字橋為主。10月底莫內回到吉維尼,那為著名的畫商去拜訪他,點了11幅油畫,當時沒有一張畫是完成的,後來他把很多幅畫帶去倫敦才完成。

 

1900年他有開始從事重要的倫敦系列創作,2 月11日他開始工作這一趟旅行,他獨自往返倫敦,同時留下許多對他和妻子之間魚雁往返。他的健康良好,氣候宜人,他沒有放棄前一年處理的主題,此外有加上西敏寺的國會大廈的新題材,他常常利用傍晚時間作畫。3 月18日他提到「已經為65幅畫覆上顏色」,即將開始繪新畫。4月初,他搭船到第厄普和法國。

1901 年1月23日莫內再度前往英國,這次又是獨自一忍耐,他在等待配框的完成期間,也畫了幾幅粉彩素描,所以他延續前一年的創作,特別喜歡滑鐵盧到查令十字。傍晚時分,以描繪國會大廈為主;夜漸深時,從俱樂部的窗戶眺望萊斯特廣場。3 月10日,莫內第一次染病,嚴重影響工作,一直到4月初離開英國為止。

根據丹尼爾.維恩斯坦的目錄中的描述:這系列的畫面取景方式,是從西南方的瑟佛飯店眺望查令十字橋,以及國會大廈的泰晤士河上游的景致…前景右方有維多利亞堤防的樹木;中央穿越畫面的是查令十字橋;從這個角度,國會大廈隱然可見,方形維多利亞塔清晰可辨,矗立在大笨鐘的右側,中間塔尖正好對著維多利亞塔,連成一氣。

這幅《查令十字橋》是畫商杜朗魯耶在1901年向莫內購買,1905年流通到美國芝加哥,為美國收藏家詹姆斯.W.維爾斯(James W. Viles)收藏。後來輾轉在美國拍賣會現身。1988年開始日本的川村紀念美術館Murauchi Art Museum, Hachioji, Japan收藏。川村收藏許多歐洲藝術與印象派畫家作品。不久前,這幅畫又重新回到市場,目前為私人收藏。


  

睡蓮
Nymphéas (Water-Lilies)
1914-1917
油彩 畫布
160 x 150 cm

從1893年開始,莫內瘋狂埋首於吉維尼水上花園的睡蓮寫生,一直到生命終止。睡蓮,如同莫內冥想的菩提樹,將莫內引導入內在的世界的探索。莫內隱居在自己的花園內,甚至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德軍入侵時,他也不曾離開。這幅畫完成於1914年至1917年間,當時花園之外世界戰火蔓延、紛紛擾擾,妻子、長子相繼離世,內心充滿哀戚的莫內,創作一度中斷。後來友人不斷鼓勵下,1914年才有重拾畫筆,將全部時間花費在短春的水光、睡蓮的描寫,內心的清明,寄諸一朵朵盛開的花朵。晚年的莫內的繪畫美學有另一種悠遠的意境,得到世人的敬重。

右圖《 睡蓮 》在威恩斯坦的莫內目錄中編號1786,最早由莫內次子米歇.莫內收藏。1964 年美國收藏家莫里斯( Mr and Mrs Edward Morris, USA)將此畫捐贈予芝加哥藝術學院,而後芝加哥藝術學院分別於1969、1975年的私人收藏展及莫內油畫展中有公開展出。1987年,芝加哥藝術學院信託委員會Trustees of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決定將出讓此畫而參與拍賣,於是這幅畫才得以進入藝術市場。



 

(寫於2003年2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