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Odile Chen 的藝術筆記
關於部落格
個人創作藝評文字匯集
  • 56474

    累積人氣

  • 3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尚米榭.巴斯奇亞 Jean-Michel Basquiat

文∕陳惠黛



巴斯奇亞說:「從17歲開始,我就知道自己將來會成名。我想起自己心中的英雄人物:查理.帕克、吉米.漢德里克等,我對於人們成名的方式,有一種充滿浪漫的幻想。」 ("Since I was seventeen, I thought I might be a star. I'd think about all my heroes, Charlies Parker, Jimi Hendrix… I had a romantic feeling of how people had become famous.")
 

一九八○年代的少年大師

爵士音樂先鋒查理.派克,因神乎其技的薩克斯風吹奏而名留歷史,35歲不到的生命即油盡燈枯;吉米.漢德里克融合黑人藍調、迷幻搖滾的樂風,被稱為吉他之神,28歲時即撒手人寰,成名到逝世僅四年時間。這些天才的背景、發跡過程和巴斯奇亞竟是如此類似,冥冥之中巴斯奇亞彷彿也追隨英雄們的腳步,已成為一種浪漫的傳說。傲視群淪的天才們用短短的歲月燃盡所有的光華,生命葬送在毒品、酒精之中,讓人無限遺憾,但他們不凡的藝術的確照亮了他們的年代。

巴斯奇亞,活躍於1980年代的美國畫家、雕塑家及街頭塗鴉藝術家,1960年出生於紐約,父親是海地人;母親則為波多黎各後代。巴斯奇亞自小顯露繪畫的興趣,由於母親喜愛時尚設計、素描,父親又經常帶回紙張禮物,都是他重要的鼓勵與支持的源泉。1965年時母親經常帶他參觀紐約博物館,1966年時成為布魯克林美術觀的小小博物館之友。早期對巴斯奇亞的藝術產生影響的因素包括:勤讀法文、西班牙和英文讀物,酷愛希區考克的電影、汽車和漫畫書等。

1968年,年幼的巴斯奇亞在街上玩球,不慎被車撞傷,在醫院住了一個多月才康復,住院期間母親送給他一本《葛雷的解剖學》(Gray's Anatomy),這本書對他後來的生活與創作產生不小的影響。7  歲時父母離異,從此和兩個妹妹隨父親漂泊四處遷移。1976 年父親調回紐約,巴斯奇亞輾轉進入曼哈頓的都會實驗學校就讀,但畢業前一年就此翹課。此時認識上西城戲劇團體(Upper West Side Drama Group)和家庭生活劇院(Family Life Theatre),多次參加劇團演出,期間他創造一個以假宗教騙術為生、名字SAMO(Same Old Shit, 老套)的虛擬人物,此外也結識塗鴉畫家艾爾.迪亞茲(Al Diaz) 。巴斯奇亞和他兩人對於塗鴉藝術產生很大的興趣,以警句噴漆的方式,在地鐵的D號車、IND線以及曼哈頓下城附近塗鴉作畫,巴斯奇亞的SAMO就出現在這些塗鴉畫裡,1978年12月《村聲》(Village Voice)雜誌的一篇報導介紹紐約街頭隨處可見的 SAMO 塗鴉,一時之間引起當地藝壇的震動。不久,兩人因為意見不合分道揚鑣,蘇活區的牆上出現SAMO已死的塗鴉。

1980年之後巴斯奇亞開始參加畫展。1981年詩人藝術家瑞內.里卡德(Rene Ricard)在美國《藝術論壇雜誌》(Artforum Magazine)以「光芒四射的孩子」(The Radiant Child)的標題介紹巴斯奇亞,而這成為他藝術生涯的催化劑,在紐約黑人區四處噴漆塗鴉的小子,如今正式被視為嚴謹的美術家了。巴斯奇亞的運氣愈來愈好,1982年參加國際策展人歐利瓦(Achille Monito Oliva)策劃的「義大利、美國超前衛畫家」(Trasavanguardia: Italia/America)聯展,先後入選惠特尼雙年展、德國文件大展,開始和安迪.渥荷往來及合作 ,一位女畫商提供空間讓他創作大幅作品 。不過 ,巴斯奇亞希望自己成為真正的美術家,而不再是街頭塗鴉的人,他欣賞欣賞像湯伯利(Cy Twombly)、克萊恩(Franz Kline)和杜布菲(Jean Dubuffet)等藝術家。他經常和凱斯.哈林(Keith Haring)在紐約、歐洲等地展覽。剛開始有些人很難接受巴斯奇亞的作品,認為他們過於原始、過於孩子氣。

令人遺憾的,巴斯奇亞1988年因服用藥物過量去世。他遺留大批的繪畫和素描作品,他的友人藝術家史奈伯(Julian Schnabel)拍攝〈輕狂歲月〉(Basquiat)影片,以紀念英年早逝的巴斯奇亞。 
 

羅斯福三世 Roosevelt III

巴斯奇亞的繪畫主題經常圍繞著自傳、黑人英雄、漫畫與卡通、解剖學、塗鴉,以及和塗鴉有關的象徵符號:諸如王冠,代表他的尊敬崇仰的人物;著作也是經常在畫面上出現的符號,以為著認可、權威、所有權和原創作之意,有時以反諷、挖苦的角色切入。

《羅斯福三世》屬於巴斯奇亞早期作品,羅斯福指的是一種北美的赤鹿(Wapiti)。因為美國老羅斯福總統喜歡戶外涉獵,為了保證赤鹿的繁衍,曾下令射殺野狼。1909年羅斯福總統組成鹿之家族的組織。於是,為了紀念羅斯福,這種大型赤鹿被成為羅斯福鹿(Roosevelt Elk)。在這幅作品中巴斯奇亞大量使用秘密社團的文字,以及著作權符號,此外,美國老羅斯福的共濟會員,經常舉辦秘密集會,所以畫面也有這類文字出現:砰(Boom)!代表搶聲的字眼,輻射狀的線條、星星的閃光,都採用漫畫的表現;而S字母則代表超人的意思,巴斯奇亞以幽默的表現反諷強者的另一面貌。

根據紐約策展人法蘭克林.席夢斯(Franklin Sirmans)為巴斯奇亞畫冊編輯的年表中提到1983年的記事:「…巴斯奇亞開始和欣賞其作品的《訪談》(Interview)雜誌編輯佩妮.鮑威爾(Paige Powell)約會。透過鮑威爾的引介,巴斯奇亞和《訪談》雜誌發行人安迪接觸更為密切。4 月時,沒有和原來的紐約畫商合作情況下,在位於西81街鮑威爾的公寓舉辦一場小型私人油畫、素描展。展出油畫包括:《米雪兒團隊》、《羅斯福三世》和《無題》。」



 

持續上漲的巴斯奇亞市場

如果有人在1980年代時候告訴你,將來塗鴉畫家巴斯奇亞的畫作會變得很貴,當時你可能會抱持高度懷疑的剃度。不過,這樣的事情確實發生了。1982年剛開始嶄露頭角的巴斯奇亞,一幅畫能賣到4000 美元 ,就足以讓22歲藝術家雀躍不已 。1984年他的一幅畫作在佳士得以1萬9000美元售出,也創下當時最新記錄。2002年全年度當代藝術項目表現最好的藝術家就是巴斯奇亞。一幅1982年的《人物簡介》(Profile I),在2002年5月14日紐約佳士得拍出550萬9500美元的價格,創下巴斯奇亞最高畫價紀錄。

巴斯奇亞的創作生涯非常短暫,從 1981年到1988年之間僅短短7年。有人將他比做1920年代英年早逝的奧地利畫家席勒,短短的精華歲月可抵上其他藝術家40年的創作。除了油畫之外,他的作品還包括素描、粉彩等紙上作品。而由於他的傳奇色彩,收藏家對於他的藝術更添一些想像空間。

根據巴斯奇亞過去6年的價格指數看來,1997年時如果以100 美元投資巴斯奇亞的作品,2002年時其價格指數有195美元,他的價格在過去幾年間都有穩健的成長風度。巴斯奇亞在法國藝術行情公司公佈的2002年全世界暢銷藝術家排行榜中名列第18名,全年度銷售達到1659萬9101美元,2002年的總排行為40名,該年度銷售額為857萬3139美元。以市場區域來看,美國自然是巴斯奇亞的市場大宗,佔有73%的佔有率,其次是英國的21%,法國的5% ,其他地區僅占1%。未來美國仍然主導巴斯奇亞的市場,美國收藏家基於民族主義的心態,對自己本土的前輩,巴斯奇亞對於新一代該是頗具吸引力的吧! 
 


(寫於2003年5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