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Odile Chen 的藝術筆記
關於部落格
個人創作藝評文字匯集
  • 56474

    累積人氣

  • 3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夏卡爾—推薦作品:椅上瓶花

文∕陳惠黛


馬克.夏卡爾《椅上瓶花》
 
這幅畫是一首「夢幻愛情的詩篇」,藝術家妻子貝拉剛從當場帶回一束鮮花。這幅畫的完成時間是1926年春天,那是夏卡爾生命中一段平和而快樂的時光。他和家人落腳南法地中海沿岸,靠近土倫(Toulon)一處叫做慕里庸(Mourillon)的小漁村。這是他生平第一次到法國南方旅行,立刻愛上此處充滿陽光的美麗景色。
 
他的女婿法蘭茲.梅耶(Franz Meyer),曾以自己和藝術家兩人之間的談話撰寫一篇專題著作,其中也描寫了這段時期的情景;以及為何此畫反映夏卡爾生命中一段歡樂與自由的特別時光。
 
在法國,他找到了自由與成功,自我力量的意識,以及發現光線和色彩形成的一個歡樂禮讚
世界,這些帶給他生命的活力歡欣,正如他今天所說的,「這是我生命中最快樂的時光」。
 
夏卡爾被海洋的光輝征服,地中海宛如浩瀚光明空間的一首色彩凱歌,撼動著他。日復一日,貝拉從市場帶回的花束,同樣令他顫動不已。看著它們緊實、純淨而明麗的色彩,他聯想起一幅幅的風景畫。他許多的花束圖畫裡,都描寫了椅子上的海洋、小桌子或是窗台。雅緻的圓錐花、風鈴草,以及白綠色的海竽花萼,昂然站在豐美的綠葉之間。光線的照射下,同時也反映了距離的明亮感。在這些圖畫裡,幾個稀疏的母題——片段的海岸線,遠方的岬角、帆船,暗示出一片海洋。
 
有一幅畫描寫坐在陽台的貝拉遠眺著海洋;另外一幅(即本次推薦作品),她躺在沙灘上,拿著羅扇的一副女兒情態。(請參閱梅耶Franz Meyer,《馬克.夏卡爾:生平與作品》,倫敦,1963,頁348、530)
 
這幅畫有不可思議的茂盛與歡樂,它的豐美與光輝,似乎完美地反映這些情感。 
 
目前的擁有者最近才購得這幅畫作,先前都為同一位收藏家所有,其收藏歷史可上溯至1935年。
 
花團錦簇的顫動,熱情而茂盛,有情色的意味,如同人類身上的一種非常真實的感官。畫面有的部份是厚塗的處理——色彩與肌理濃烈,而海洋、天空如水彩一般的薄塗透明感,兩相對照之下,形成極佳的對比,喚起夢境似的視覺感受。
 
這是收錄在法蘭茲.梅耶畫冊的作品中,唯一一幅畫的花朵姿態,彷彿「坐在椅子上」一般。倘若夏卡爾的想像夢幻如詩,有一個理由足以相信,他有意識地描寫自己,特別是在他生命中一個特別而輝煌的時刻。這些花朵裡,它們「心醉神迷」地昂揚站立,向著他深情守候的貝拉。
 
從童年開始,夏卡爾一直沈浸在聖經的甘霖,會不會在有意無意之間,他或許表達了潛意識的連結,將人性的思考化身為聖經中「焚燒的荊棘」(Burning Bush)。
 
四年後,他寫下一段文字:
 
從我年少以來,即對聖經非常著迷。我永遠深信,依然相信,詩一直是最偉大的泉源。從那時開始,我始終在追尋生命和藝術的反省。聖經就像是自然的回音,這是我努力「參透」後所發現的祕密。
 
在我的生命歷程中,盡自己的能力所及,儘管事實上有時我覺得自己是另一個個體,在我出生時,談話間,天地之間,世界是一廣大無垠的沙漠,我的靈魂,像燃燒的火炬遊蕩著。我用年少時的夢,來創作這些圖畫。
 
油彩和顏色,不就是從愛情裡找尋靈感嗎?當然油畫主要是自我內在的投射,因此不僅超越筆觸,在此筆觸變得無關緊要了。色彩和線條,控制了畫作的特色和訊息。
 
所有生命的傾向必然會朝向它的盡頭,我們每個人都應使生命充滿色彩,愛與希望的色彩。對我自己而言,藝術的完美如同生命,根植在聖經之中。當這種精神不在時,僅僅只剩下邏輯與建築的機械元素時,藝術抑或是生命,將不再結出果實。
 
藝術,如同生命,只要以愛為基礎,任何事物都可能存在其中。
 
 

 
(寫於2004年5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