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Odile Chen 的藝術筆記
關於部落格
個人創作藝評文字匯集
  • 56474

    累積人氣

  • 3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華人西畫收藏家的夢寐以求第一人:常玉

文∕陳惠黛 Odile Chen




華人西畫收藏家的夢寐以求第一人:常玉
 
 
藝術市場上常玉的畫作可說是一畫難求,尤其是拍賣場一旦出現來源正確的常玉油畫,成交率經常是接近百分百。華人西畫收藏家不愛常玉者幾稀矣,手中已握有常玉者又惜畫如金,形成市場上需求遠高於供給的情況。根據筆者多年的訪談,華人西畫的收藏家夢寐以求的畫作名單,十之八九皆有常玉,十餘年來他一直是市場詢問度很高的藝術家。
 
2003年11月號的美國《藝術新聞》(Artnews)雜誌公佈世界十大「夢寐以求的藝術品」(The Most Wanted Works of Art )。他們說倘若一件藝術品讓人魂牽夢縈、至死方休,而且它仍在私人收藏家的手中,毫無疑問地那正是別人「夢寐以求的名單」,比如說一幅價值1億美元的塞尚的《玩牌者》(The Cardplayers)或9000萬美元的梵谷的《嘉舍醫生》(Portrait of Dr. Gachet)。每位收藏家心中都有一份夢想收藏的藝術品名單,這股渴望化為追尋的動力,最終不一定如願以償,而其過程滋味萬千,旁人難以體會。
 
台北的國巨基金會、許小姐、趙先生、陳先生;台中的施先生、李先生、謝小姐;彰化的謝先生;法國的愛德華(Edwards)…等人,他們手中精湛的常玉畫作收藏,想必是許多人心中夢寐以求的藝術品,而他們或許也正羨慕彼此的常玉畫作呢。

 
 
為何是常玉?
 
常玉的畫作何以能夠擄獲多數收藏家的心,尤其是台灣的收藏家呢?根據報導,今天六月巴黎居美亞洲藝術博物館(Musée national des Arts asiatiques-Guimet, Paris)常玉大展展品中,有四分之三作品圖說標示借自台灣的收藏家。筆者認為四項原因使常玉成為此地收藏家的夢寐以求名單第一人。
 
1.     風格清新、雅俗共賞:

常玉的畫風簡潔秀逸,具有騷人墨客的瀟灑風雅,同時又融入歐洲柔美的色彩,以及自由隨性的浪漫情懷。他的裸女線條勾勒非常具有東方線性美感,遼闊的天地裡,寂寥渺小的動物,令人心生憐愛的情愫。而筆下枝葉或疏或密的花卉,有一股孤芳自賞的傲氣,頗有裝飾趣味與形式美感,要融入畫家營造的天地並不困難,所以他的作品自然容易和觀眾產生共鳴。即使當時的畫家也受到常玉繪畫的感動,例如中國第一代油畫家龐薰琴、張弦都受到常玉人體線條的影響。潘玉良在1965年底常玉生前最後一次展覽中讚揚常玉:「常玉的畫,一直在隨著時代演變,在進步,真是難得[1]。」
 
2.     濃厚的傳奇色彩:

在華人第一代留學海外的畫家之中,常玉繁華飄零的一生尤其令人好奇。他原是四川富家公子,家境優渥,個性不羈,在巴黎生活期間,他捨棄了正規學院派的巴黎美術學校(Ecole nationale superieure des beaux-arts),改而進入非學院的「大茅屋工作室」(La Grande Chaumière)畫人物寫生。他的繪畫觀念甚至影響了後來的畫家龐薰琴,透過龐的文字轉述,可以看出常玉的傲骨與不拘形式。1920年代當其他留學生為生計煩憂時,常玉似乎頗為悠閒,郊外踏青、玩水、打網球,或是待在咖啡館內畫速寫。常玉習於富裕的生活,他從不擔心金錢,甚至有些揮霍。即使1930年代來自故鄉的金錢斷絕後,尚不知撙節開支。他不願被畫商的合約束縛,經常隨性而為。常玉的名字曾刊載於1932年巴黎藝術出版社(Art et Editions)的《1910-1930當代藝術家生平字典》(le Dictionnaire biographique des artistes contemporains 1910-1930)第三冊。他因繪製法文版的《陶潛詩選》(Les Poémes de Tao Ts’ien)插圖成名,作品屢次參加秋季沙龍(Salon d'Automne)及杜樂麗沙龍(Salon des Tuileries)。龐薰琴曾經在《就是這樣走過來的》[2]第三十五章〈常玉〉一文中提及常玉和畢卡索(Picasso)是老朋友,他確定畢卡索曾為常玉畫過肖像,只不過這肖像畫不知在何方。常玉在巴黎藝術區擁有一定的知名度,他拒絕畫商的栽培,不願妥協而錯失走紅國際的大好機會,到了生命終了的前幾年,他已經是家徒四壁、一貧如洗,令人不勝唏噓。
 
3.     名人的收藏:

常玉生命中遇見幾位知音,侯謝(Henri-Pierre Roché, 1879-1959)是最獨特的例子之一。侯謝是知名小說《夏日之戀》(Jules et Jim)以及《兩個英國女孩與歐陸》(Deux anglaises et le continent)的作者,這兩部作品後來都被法國新浪潮電影導演楚浮(Françoise Truffaut, 1932-1984)拍成電影。後謝熱中於發掘藝術家,如羅蘭珊(Marie Laurencin)、布拉克(Georges Braque)、布朗庫西(Constantin Brancusi)、杜象(Marcel Duchamp)等人交往密切,在這些藝術家日後的成名,侯謝起了一定的影響。1920年代時侯謝留意到常玉的才能,並且結為好友。一本侯謝的傳記中指出,到了1931年時侯謝已經收藏常玉111幅油畫和600幅素描[3]。不過儘管後來兩人失和,不再往來,一直到侯謝身故前仍珍藏著常玉的畫作。侯謝的遺孀在1966年巴黎的德福奧拍賣會(Hôtel Drouot)舉行拍賣,有常玉80件油畫和多幅素描,被希耶戴(Jean-Claude Riedel)全數買下,這批收藏後來輾轉也流入台灣市場[4]。而荷蘭作曲家約翰.法蘭寇(John Franco, 1908-1988)以及美國攝影家羅伯.法蘭克(Robert Frank, 1924-)在1930、1940年代曾先後資助常玉,他們的常玉收藏在分別在1995年及1997年於台北舉行拍賣專場,成交率幾乎達到百分之百。而法蘭克和衣淑凡(Rita Wong)還為常玉成立藝術基金會,將常玉生平拍成影片,這股熱誠著實令人感佩。
 
4.     物稀為貴:

《常玉油畫全集》盡所能地收錄常玉所有油畫,目前編目的油畫計有257幅。其中1幅為北京的中國美術館收藏,49幅為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所有,有幾幅只存於照片、下落不明,私人收藏約計200幅左右。儘管常玉也有水彩、素描和版畫作品,然而對於一位專業畫家而言,200多幅的油畫創作實在不能算多。1930年代常玉買得起畫布作畫,作品數量較豐,但1940年代以後,常玉的作品數量減少了,當時家中經濟來源早已斷絕,生活陷入困難,歐洲又值二次世界大戰,他早就必須另謀出路。常玉的晚期畫作中,經常使用油漆、纖維板(masonite)等材料,甚至出現使用同樣畫板反覆作畫的情形,台北歷史博物館所收藏的一批作品即可證明。因為常玉油畫作品的稀有,國內畫商引進常玉油畫時,就是採高價方式,但依舊供不應求。我們從附表1999年至2004年6月的「常玉拍賣成交件數」的數據來看,每年成交的件數逐漸遞減,但平均單價節節高升。因為物以稀為貴,有錢不一定買得到常玉的畫,所以筆者稱之為「夢寐以求名單」。
 
 
常玉行情扶搖直上
 
台灣藝術市場中最早的常玉畫作乃由已故旅法畫商陳炎鋒(Antoine Chen)引進台灣,1980他發現800多幅1930左右的的水彩素描[5],1982年撰寫了《巴黎的一曲相思——常玉》,並在台北版畫家畫廊舉辦「常玉卅年代水彩素描特展」。陳炎鋒當時引進作品以水彩、素描畫為主,後來的帝門藝術中心、家畫廊以及後來的大未來畫廊引進常玉油畫銷售並舉辦展覽。1992年拍賣前輩衣淑凡率先將常玉作品送上拍賣場,將其收藏群跨大至東南亞一帶,1995與1999年兩次的常玉專拍,更穩固常玉的天王行情地位。十餘年來常玉的畫價可是扶搖直上,從1990年初期平均一幅油畫百萬台幣,今天一幅油畫動輒要台幣一、兩千萬元以上。
 
我們用幾個例子來說明常玉的行情上漲的例子。1930年代的油畫《粉瓶小野菊》(約20號),曾經在1992年3月22日的台北拍賣會首次現身,當時的作品名稱為《菊花》,以台幣275萬元拍出,平均單價一號13至14萬元。九年後這幅畫從新出現在2001年11月4日台中拍賣會,預估價台幣450至600萬元,成交金額台幣560萬元,價格成長兩倍以上,單價一號台幣28萬元。
 
1950年代的油畫《四裸女》(約60號)出現在1998年4月19日的台北蘇富比拍賣會,預估價僅有300至400萬,以台幣621萬元(平均一號約10萬)拍出。這幅畫在2001年11月18日的台北羅芙奧拍賣會的估價台幣880至1100萬元,最後以台幣1437萬5000元(平均一號約24萬)成交,三年半的時間價值增加131%。

 

 
市場分布:台灣是常玉收藏的大本營
 
1965年常玉寄了42幅油畫作品到台灣,準備舉辦個展之用。不料他花盡旅費無法來台,隔年瓦斯中毒長眠巴黎。台灣的歷史博物館從1967年接收這批畫作,成為今日該館常玉收藏的主要骨架。1975年歷史博物館舉辦常玉個展,台灣藝文界才得以認識這位才華洋溢的畫家。1988年台北市立美術館張元茜策劃「中國—巴黎」(China - Paris)聯展,反應良好。後來張元茜轉職帝門藝術教育基金會,帝門藝術中心看準此一商機,開始大舉引進常玉油畫,1992年以「中國的馬諦斯—常玉」(Chinese Matisse - Sanyu)為題,舉辦常玉紀念個展,1993年家畫廊推出「常玉、潘玉良雙人展」、大未來畫廊有「常玉、朱沅芷畫展」奠定台灣的常玉市場基礎。而這些畫廊的作品來源主要皆出自上文提過的巴黎畫商希耶戴。
 
除了台灣之外,法國、美國原本就有常玉藏家,過去常玉在此二地有定居背景,後來不少的收藏來自兩國。印尼、新加坡一帶也有幾位常玉迷,他們多半透過拍賣會購藏。1999年1月至2004年6月為止的拍賣市場中,常玉畫作在台灣的市場佔有率為60%;香港拍賣會近兩年加碼,市場佔有率晉升到35%。法國拍賣市場向來鍾情紙上作品,常玉的市場佔有率為4.9%,其他零星拍品可見於瑞士、美國西部、加拿大等華人聚集區域。 
 
 
價格啟動中 紙上作品值得收藏 
 
近五年半以來常玉畫作的拍賣成交金額中有95%來自於油畫,紙上作品的水彩、素描及版畫合計僅佔成交金額的5%。然而成交的常玉畫作有一半是紙上作品!而相對於油畫價格成長近十倍的耀眼成績,紙上作品的價格漲幅顯得牛步化。十多年前一幅常玉水墨素描約為台幣5到7萬元,水彩10到20萬元。近幾年素描維持在台幣10萬元左右,水彩畫平均15至30萬元之間。不過,今年出現今年春季一幅常玉水彩畫《素描中的少女》已經拍出約台幣63萬元的紀錄、版畫也有近10萬元的成績。羅芙奧2004年春季拍賣會上,編號1號的常玉小版畫《小花鹿》,從台幣1萬6000元起拍,經過21口喊價,最後以台幣8萬8500元成交。由於油畫題材缺乏,競拍激烈的常玉的紙上作品價格正蠢蠢欲動,就要開始大幅上揚了呢。
 
常玉的紙上作品尤其是素描存在著偽作的爭議,這也是早期讓收藏家卻步的主要原因之一。其次是國人對紙上作品的接受度尚不及歐洲收藏家,安全保存的觀念仍有待宣傳。目前已知衣淑凡正在著手編纂常玉紙上作品的編年目錄,未來收藏家在購買這類作品時將會多一層保障。
 
常玉繪畫線條簡單,最容易從紙上作品中顯現出來,他的東方情韻在水墨勾勒裡展現得淋漓盡致。今年居美博物館以「常玉—身體語言」(Sanyu, L'ecriture Du Corps)為題,策展人看重的是常玉最擅長的人體線條勾勒,讚揚他的書法,無疑這是他最擅長的風格之一。
 
從裸女、人物、靜物、花卉、動物、風景,常玉在任一題材中都有獨特的風格。反映在市場中,裸女油畫當然最受歡迎,然而這也是市場最供給最缺乏的題材,目前裸女系列的最高拍賣成交紀錄是《四裸女》的台幣1437萬元。近來的拍賣市場中,常玉的花卉、動物油畫題材居領導地位,兩項題材的最高拍賣成交紀錄分別為台幣2048萬5300元、台幣1851萬4100元,兩者分佔常玉歷年油畫拍賣最高紀錄的ㄧ、二名。
 
您的心裡想必也有一份夢寐以求的藝術品名單吧?畫商經紀人、拍賣專家知道他們的去向,如果你願意找他們效勞,可以省卻許多摸索的過程。如果沒有名單,現在為自己擬定一份吧,你會發現追夢的過程,可是讓人終生難忘喔。
 



(寫於2004年9月)
 
 
註釋

[1] 席德進,〈一生沈沒在巴黎的中國老畫家——常玉〉,《雄獅美術雜誌》(台北,1971年5月),頁22 Shiy De-jinn, “An Old Chinese artist forgotten in Paris – Sanyu”, Hsiuh Shih Monthly, Taipei, May 1971, p. 22
[2] 龐薰琴,《就是這樣走過來的》,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1988) Pang Xunqin, And This is the Way We Came, Tri-Unity Publishing Co, Beijing, 1988
[3] 衣淑凡,〈生平年表〉,《常玉油畫全集》,國巨基金會與大未來藝術出版社聯合出版(台北,2001),頁48  Rita Wong, “Chronology”, Sanyu Catalogue Raisonné: Oil Paintings, Yageo Foundation, Lin & Keng Art Publications, in association with the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ress, Taipei, 2001, p. 49
[4] 筆者曾參與《常玉油畫全集》前身《常玉油畫目錄集》(Catalogue raisonné de l'oeuvre peint de Sanyu)(未發行)的主編工作,1997年時與巴黎畫商希耶戴訪談,他一一指出哪些作品屬於1966年德福奧拍賣(Drouot Hôtel),這次的訪談紀錄後來成為《常玉油畫全集》中作品說明的來源資料。
[5] 陳炎鋒,〈作者簡介〉,《華裔美術選集I:常玉》(台北,藝術家出版社),1995,頁2   Antoine Chen, ‘The Author's Profile”, Overseas Chinese Fine Arts Series I: San Yu, Artist's Publishing Co., Taipei, 1995, p. 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