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Odile Chen 的藝術筆記
關於部落格
個人創作藝評文字匯集
  • 56474

    累積人氣

  • 3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赫斯特作品賞析—脫衣舞孃(藥櫃系列)

文∕陳惠黛 Odile Chen


脫衣舞孃(藥櫃系列)
Strip Teaser
1996
不銹鋼玻璃櫥櫃  
195.6 x 629.9 x 50.8 cm
 
 
藝術及品味在傳統上有既有認定的界限及內涵,而赫斯特不斷地對此提出疑問並企圖重新賦予定義。自小他即著迷於醫療、病理學的研究,勤於蒐集拜讀此類書籍圖片,臨摹作畫、愛不釋手。他認為,醫療和醫藥都足以使人產生強烈的信賴感,藝術也應當如此。杜象(Duchamp)和渥荷(Warhol)借用現成物(ready-made)的觀念,先後為二十世紀初期及中期的藝術開創新的可能,而赫斯特以清明的思路,在世紀末時採取不造作、不迂迴的方式,藉由醫療產物提供了一種對於「鏡花水月」(Vanitas)的現代詮釋方法。
 
赫斯特曾說:「我總是將藥櫃看作身體,但是也彷若是一種城市風景或文明,有某種階級制度在其中,就好比中世紀的當代博物館一樣。一百年後,它會被視為一種古老的藥劑師,如同今日常見的博物館一樣。」(I've always seen medicine cabinets as bodies. But also like a cityscape or civilisation, with some sorts of hierarchy within it. It's also like a contemporary museum of the Middle Ages. In 100 Years time this will look like an old apothecary, a museum of something that's around today.)
 
他對《脫衣舞孃》裝置命名頗為幽默,帶有情色意味的揶揄,暗諷人性的偷窺慾望。而從藝術家的思考來看,在此人的身體確扒得精光,剩下兩具骨骼了。沒無生命的物件—冰冷的鋼製臨床玻璃陳列櫥窗、骨骼模型、醫療器械,鋪陳出有秩序感的組合,產生一種疏離的情感,除了不禁沈思生死間的空間所在,也點出了人性的弱點。



(寫於2004年12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