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Odile Chen 的藝術筆記
關於部落格
個人創作藝評文字匯集
  • 53646

    累積人氣

  • 5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中國熱?低風險投資?西畫市場掀起「中國當代藝術」新浪潮

文∕陳惠黛

 
 
用「鹹魚翻身」一詞形容最近兩年拍賣會上異軍突起的中國當代藝術,乍聽有幾分挖苦意味,但筆者在此其實無貶抑之意,僅僅是藉以說明市場中某些現實的情況。過去,華人當代藝術家的作品鮮少能躍上拍賣市場的舞台,因為往昔拍賣會絕對是第一、二代老畫家們的交易平台,年輕藝術家、特別是具有顛覆性格的前衛藝術家,幾乎不可能有此機會,多數畫商避之唯恐不及,僅有少數較具理想性格的畫廊經營者,或者非營利的替代空間,才可能長期挹注前衛藝術的發展。前一陣子幾趟北京、上海回來,看到都市建設正在不斷更新,藝術圈的氣氛相當蓬勃,經營十多年當代藝術畫廊開始轉虧為盈了,也聽說昔日住在藝術村裡的窮畫家,因為經濟轉好了,已有能力買樓房、買汽車。這些畫家們幾年前還在跟現實環境拔河,才幾年光景,市場真的變了!連過去主力銷售老畫家的畫商們,一年間紛紛改弦易轍,開始走向年輕化、中國化的策略;昔日只看前輩藝術家的收藏家們,一時間似乎也青春洋溢了起來。這波中國當代藝術風潮,竟意外地給藝術市場帶來一股時尚感呢。
 
 
前衛藝術家行情創紀錄   衝破千萬台幣大關
 
2005年華人西畫市場熱錢滾滾,總交易量達到前所未有的規模,除了早期畫家的常玉、廖繼春,以及年事已高的趙無極、吳冠中,甚至中青輩的王懷慶、陳逸飛,都寫下個人拍賣新高紀錄。而令人感到驚奇的,逐漸在拍賣市場發光發熱的前衛藝術,陸續傳出寫下個人拍賣新紀錄的消息。在此,筆者整理了一份「2005年中國前衛藝術家及其個人拍賣新高紀錄」,取樣出24位中國前衛藝術家,其中包括了多年穩坐前衛藝術家銷售第一名的海外蔡國強,以及初出茅廬、今年春拍首度登上拍場的台灣藝術家洪東祿,由於他目前長期在上海發展,在此也將他納入該名單中。
 
旅居海外的蔡國強在1999年第四十八屆威尼斯雙年展曾應邀重現文革時期的《收租院》,當年國際當代藝術界最高榮譽《金獅獎》就是頒給了他。他的才華橫溢,一直是當代華人藝術家之光,在國際間或海峽兩岸藝術活動中頻頻展現爆發力,因此在拍賣市場上多年來一直具有執牛耳的地位。今年春拍他的人氣更上層樓,《有一個月全蝕》以437萬港元創下個人拍賣新高紀錄,再造中國前衛藝術家市場的巔峰。同樣旅居在海外的中國藝術家如嚴培明、徐冰、谷文達、張洹等,今年的拍賣會上都成為發光體,創下個人拍賣新紀錄。
 
目前西畫市場上有所謂「四大金剛」的封號,指四位人氣十足的當代藝術家,分別是張曉剛、王廣義、岳敏君、曾梵志。四大金剛中除了張曉剛少有大件作品出現之外,今年其他三位藝術家全部打破自己過去的拍賣紀錄,成為收藏家追逐競價的明星級藝術家。岳敏君以自己的笑臉為樣本,傳達中國特有的大眾文化表達,在繪畫或雕塑創作上都極受歡迎,在香港拍出144萬港元(約619萬台幣)的耀眼紀錄;王廣義以擬仿文革宣傳圖像的「大批判」系列作品,如今身價102萬港元(約438萬台幣),一年之間行情大躍進。曾梵志近期的繪畫風格已有轉型,但其人物圖像尤其是許多收藏家情有獨鍾的對象,價格自然節節高升。
 
中國內地市場近來醞釀一股收藏當代繪畫的風潮,不過他們鍾愛符合當地氛圍的社會寫實風格,例如描寫早年文革時期的艱辛,有過共同生命記憶的收藏家特別容易引起共鳴。例如兩年前的高小華的《趕火車》,拍出363萬人民幣(約1488萬台幣)的高價;今年忻東旺的《早點》描寫市井小民的情調,藏家以225萬5000人民幣(約924萬台幣)大方標下此畫留念。
 
1970年代以後出生的畫家漸漸地在市場嶄路頭角,其中,尹朝陽和夏俊娜被視為北京今日最亮的新星之一。去年秋拍尹朝陽創造了43萬2000人民幣(約185萬台幣)的紀錄,成為畫商和收藏家極力追逐的標的;2000年時夏俊娜入選北京中國美術館「二十世紀中國油畫展」,當時她是年紀最輕的藝術家。CANS雜誌曾以「從李鐵夫到夏俊娜」來概述中國百年來的美術發展進程,如今她是中國女性當代藝術家中人氣指數最高的一位。
 
攝影影像作品則是另外一個值得觀察的市場。過去三年攝影類作品在國際拍賣市場呈現了前所未有的榮景,連十九世紀的老攝影作品都締造了近百萬美元的天價,而中國已故老攝影家郎靜山過去的傳統攝影乏人問津,今年在兩岸的拍場上創下成交新紀錄。中國當代攝影作品多半結合了行為藝術與裝置藝術,在國際雙年展及攝影展活動的宣傳之下,逐漸受到收藏家的青睞,張洹、馬六明、洪磊、洪東祿等人在國際美術展覽中曝光度極高,不少有心的收藏家已開始有系列地收藏版數不多的影像作品,未來的潛力不容小覷。
 
 
外國收藏家的慧眼
 
今天,在拍賣公司的推波助瀾之下,有愈來愈多的畫商或收藏家注意到中國當代藝術的潛力。其實,國際市場在當代藝術的項目方面近兩年亦成長亮麗,如英國當代藝術YBA、日本卡漫風格畫家,成為目前拍賣市場升值最大的收藏標的之一。中國當代藝術史發展進程時間並不長,文化大革命結束後才緩緩萌芽,發展出寫實、傷痕的風格;1985年到1989年期間,年輕藝術家不再強調風格、技巧之必要,提倡思想的表達更為優先,藝術家們褪去集體意識的包袱,追求藝術發表的自由性。漸漸地有波普(Pop)、抽象藝術,但鼓吹自由的氣息和中國政治取向並無法同步,當代藝術挑戰了思惟的傳統與制約。尤其是1989年天安門事件之後,前衛藝術更如同一種禁忌,而這股遮蔽不住的寧靜革命,一群以文革、政治圖像為批判對象的後八九新中國藝術家,此時漸漸嶄在海外露頭角、獲得矚目,如王廣義、李山、余友涵、曾梵志、張曉剛等都是當時的優秀代表。
 
中國當代藝術市場崛起的開端,必須歸功於外籍收藏家及策展人。其中最具關鍵角色的人物有兩位,一是瑞士收藏家希克(Uli Sigg, b. 1946),另外一位是今年初病故的國際大策展人(curator)史澤曼(Harald Szeemann, 1933-2005)。
 
希克,1995年至1998年之間擔任瑞士駐中國大使館的外交官,在此之前他已是成功的商人及西方藝術收藏家。從1979年起他擔任瑞士訊達公司(Schindler)駐中國的副總裁,和中國政府協商建立第一個中外合資的企業,開始與中國結下深厚的淵源。1990年代之前的當代藝術,並未曾引發他的興趣,直到1990年代中期他擔任外交官時,對中國前衛藝術內所蘊藏的能量感到驚喜,開始有系統地收藏。他曾經在接受訪問時提到:「當我意識到,在中國還沒有私人或組織有系統地收集或記錄這些藝術品時,我決定填補這項空白。」1997年他在北京成立了一項藝術獎項「中國當代藝術獎」(簡稱CCAA, Chinese Contemporary Art Awards),他的用意在於,一方面鼓勵中國藝術家的創作,再方面為了吸引國際藝術界對中國當代藝術的注意力。
 
資深的國際策展人史澤曼,因為經常受邀擔任「中國當代藝術獎」的評審,有更多機會接觸到中國前衛藝術。在1999年他個人所策劃的第四十八屆威尼斯國際藝術雙年展時,大膽地挑選19位中國當代藝術家到義大利展出,包括蔡國強、陳箴、馬六明、周鐵海等,這些藝術家佔了所有邀請藝術家名單的五分之一強,陌生的中國人面孔躍上西方最重要的前衛藝術舞台,令全球藝術界人士無不譁然。這一年的威尼斯雙年展,再加上代表法國館的黃永砅、台灣館的陳界仁、洪東祿、黃步青,藝術上的「中國熱」的風潮從威尼斯向全世界延燒。連續被紐約《藝術新聞》(ARTnews)雜誌選為全球兩百大收藏家的美國大銀行家羅根夫婦(Viki and Kent Logan),1999年威尼斯雙年展覽期間,透過經紀商選購一批中國及台灣當代藝術家作品。他也是舊金山現代美術館(SFMOMA)最重要的贊助人之一,手中有一批1990年代全球當代藝術菁英作品的收藏,日本知名畫家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的作品也是他的代表收藏之一。還有更多的國外收藏家,因為威尼斯的展覽注意並收藏起新中國藝術。
 
瑞士收藏家希克在2004年被英國雜誌《藝術評論》(ArtReview)雜誌評選為「一百位藝術界最有影響人物」(the top 100 artistic movers and shakers),顯示其個人和藝術界間密切的關係。今年6月瑞士伯恩美術館(Kunstmuseum Bern)盛大舉辦「麻將——希克的中國當代藝術收藏」(Mahjong: Contemporary Chinese Art from the Sigg Collection),備受市場的關注。希克一共收藏有180位中國當代藝術家的作品,收藏數量龐大約有1200件,堪稱目前擁有中國當代藝術最豐富的藏家。
 
 
當代藝術拍賣牽動畫廊市場走向?
 
海峽兩岸的藝術市場皆存在了一種狀況,拍賣業遠比畫廊業景氣,有相當比例的收藏家選擇到拍賣會選購藏品,因為有些買家認為,拍賣會提供相對多元的選擇性,而且其交易過程、成交金額公開化,未來流通性提供相對較多的保障。以中國大陸市場為例,各界普遍都認為,大陸經營當代藝術畫廊經過十年的草創階段,如今總算守得雲開見日月,業績轉虧為盈,不少知名畫廊紛紛遷移地址,擴大門面。這項轉變其中一大關鍵,在於拍賣公司所締造的高價紀錄,讓畫廊在推介藝術家時更有信心。因此,從很多的跡象顯示,不少畫廊業者一直密切關心拍賣公司的動向,以拍賣結果測試市場的脈動起伏。如果某位藝術家在拍賣時有多家買家參與競拍時,之後就要調整畫廊藝術家的進貨比例。
 
當代藝術的項目裡,拍賣公司有時甚至取代了畫廊的角色,直接直接化為一手市場。這種情況在台灣畫家中較少見,但是不少中國大陸藝術家期望跳過畫廊的推廣,直接送件給拍賣公司,但這畢竟是一時的現象,長遠來看,一手市場和二手市場分工,對於藝術整體市場發展機制仍是較為有利。兩岸的藝術媒體,最近不約而同為拍賣公司對當代藝術的影響提出討論,也有人對於過度商業化的包裝,恐會影響年輕藝術家的未來發展。其實,二手市場反映了市場的真正需求,所以拍賣公司在挑選藝術家時,勢必須兼顧市場的接受度。1998年倫敦佳士得公司盛大舉辦亞洲當代藝術的拍賣,當時的張曉剛、王廣義、方力均等海內外名家都在這場拍賣中出現,但是拍賣結果並不理想,因為當時的市場對中國當代藝術並無太大的需求。如果換作今日的時空,結果當然有極大的不同。
 
 
日本、歐美畫廊也興起中國熱   關注「中國概念股」
 
 
有人用「Nasdaq的中國概念股」,比喻今天中國當代藝術品對於國際畫商及藏家的吸引力。過去,我們所認知的華人西畫市場泛指大華人圈的市場,在這一波熱潮的規模卻遠大如此。北京、上海有幾家經營中國當代藝術極為出色的畫廊,其廊主皆是外籍人士,當然他們多年來的主力客人並不是當地人,十之八九是外國客人。初期外國收藏家對於中國當代藝術的興趣,遠比中國人本身要濃厚許多。一位多年在中國收購當代藝術作品的法國收藏家,前一陣子索性在法國投資一間畫廊,把興趣轉為生意。
 
其實,除了外國人選擇在中國開畫廊之外,還有一個現象是日本、美國、英國和法國有不少知名商業畫廊,他們簽下幾位傑出的當代藝術家的海外代理權,而且還因此大賺一筆;例如日本方面代理有徐冰、蔡國強、隨建國、季大純;美國方面有人代理了張洹、劉小東、徐冰;法國方面則長期代理了張曉剛等等。有些畫廊即使未曾正式代理,也會買入或引介少數中國藝術家,在他們洋洋灑灑的畫廊合作藝術家名單,冒出幾個他們念不出來的中文譯音,竟然也成為某種風尚哩!
 
 
收藏當代回歸基本面
 
 
中國大陸的美術機構長期漠視中國前衛藝術的發展,儘管民間已經發起雲湧,但直至今日美術館的當代收藏還是呈現空白,未來大陸政府必須正視這項問題。傑出的當代藝術家已有國際重要博物館所典藏,連龐畢度中心(Centre Georges Pompidou)、古根漢美術館(Guggenheim Museum)已經開始有計畫收藏中國當代藝術,這股熱力短時間內不會退燒,當代藝術是重要的文化資產,值得長期關注。
 
中國經濟的強盛,讓世界看到了她的文化!世界一流的建築師在上海、北京的天空競賽,跨國企業家選擇在中國札根發展;藝術市場亦復如此,中國當代藝術如今不再處於邊緣,它逐漸地往中心移動,愈來愈多的國際金流在往這裡匯聚,其中包含台灣、香港以及東南亞。當代藝術代表了一個區域的人文精神,它掌握了時代的脈動,投射了社會的溫度。未來流到海外的當代藝術作品,過幾年通常還是會回到原生地。而中國內地的收藏家有了外國收藏家的加持,更是信心滿滿,現在已經準備資金大舉進場。
 
最近聽聞有中國境內主要美術院校的學生,一出學校就有畫商等著發掘,不少投資者還把年輕藝術家的作品當作潛力股票一樣操作。雖然收藏新藝術的進入門檻較低,但跟基金投資一樣,不能保證絕無有風險或最低收益。初出校門的藝術家,個人風格尚未完成形成,尚有待長期的觀察。收藏家願意應多看看畫展,先了解藝術家的風格,能引起內心共鳴者,再考慮進一步的收藏;若從投資的角度來看,將注意力放在可資信賴的拍賣公司或畫廊推介的成名藝術家,它所代表的相對風險可能較低的。
 
所謂「風水輪流轉」,現在藝術市場聚焦在中國當代藝術,目前相對低迷的台灣當代藝術或前輩藝術家,也必然有再度受到關愛的一天,逢低買入不也是市場操作的原則嗎?聰明的收藏家心中自有定見,在此筆者願持續提供少數有用的資訊給大家參考,但更多的祕訣在於多看、多閱讀、多欣賞。有收藏家朋友告訴筆者,藝術投資遠比地產或股市的投資更為迷人,國際投資專家公告的數字的確顯示,前者的投資的確遠高於後面兩者。他們所關切的,不僅僅止於價值的變化而已,我想他們內心更多無法言說的,只有真正收藏過的人才能體會吧。
 
 
(寫於2005年9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