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Odile Chen 的藝術筆記
關於部落格
個人創作藝評文字匯集
  • 56474

    累積人氣

  • 3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繼趙無極、朱德群之後 藝術市場看好海外華人大師—丁雄泉

文∕陳惠黛 Odile Chen
 
提起丁雄泉(Walasse Ting),一般收藏家對他應當不陌生,常見的女人、花卉、動物等柔性題材,在繽紛色彩、歡愉情調的畫風下,形象早已深植人心,尤其他自封「採花大盜」(Butterfly Gangster)、「風流先生」,熱愛女人的玩世形象,讓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其實,早在二、三十年前他的知名度已遍及歐美,在華裔畫家中他的名氣排名絕對數一數二。當時紐約的丁雄泉和巴黎的趙無極(Zao Wou-ki)將常被相提並論,被推舉為在世華人畫家中知名度最高的兩位。尤其丁雄泉的版畫、海報在海外市場十分暢銷,熱門的廣度顯然還更勝趙無極一籌。但是在過往的華人西畫拍賣裡,他的畫作出線機會似乎不多,價格也走平價路線。喜愛丁雄泉藝術的收藏家遍佈各地,但成交價仍然偏低,在這波中國當代藝術熱潮中,相形之下,這位享譽國際的前輩大師的行情似乎顯得有點委屈。過去有台灣的畫廊業者表示,丁雄泉的市場在台灣所受到的關注不及趙無極,主要是社會價值觀的因素,因此台灣市場接受丁雄泉的態度遠不及於海外。由於過去台灣人對美的鑑賞傾向沈穩、晦暗,如今隨著時代的變遷,丁雄泉的充滿歡樂色彩的繪畫,無論在台灣或海外都已經找到更多知音。
 
今年6月台北羅芙奧春拍一幅丁雄泉的漂亮油畫《馬格麗特》(Margriet),以台幣581萬元(約US$18,1364)寫下藝術家全球拍賣新紀錄,這場拍賣也已經引起國際市場的關注。筆者走訪海外市場時,更發現這筆新紀錄已經成為畫商、收藏家們的比價標準。其實,一股價格漲勢已隱隱形成一段時間,但僅有少數市場人士默默進場購藏,而今年羅芙奧春拍的《馬格麗特》的催化,大舉宣告丁雄泉的價格上揚。
 
 
價格指數成長幅度類似 但畫價仍遠低於趙無極、朱德群
 
在近期交易熱絡的華人拍賣市場中,趙無極和朱德群是其中兩位指標性的人物,他們的海外市場比起其他華人大師更具國際性。除了受到兩岸三地、東南亞收藏家的喜愛,兩位畫家的收藏家或代理畫廊在歐美等地皆有。綜觀目前台面上主流的華人藝術家中,可以肯定地說,丁雄泉是繼趙無極、朱德群(Chu Teh-chun)之後,又一位海外華人大師的重量級代表。不過,丁雄泉的台幣581萬元的拍賣新紀錄,距離朱德群的1億1千萬台幣(US$3,364,400)、趙無極的7千多萬台幣(US$2,318,468)仍有極大的落差。從藝術投資的角度來看,丁雄泉原本即具有國際性的知名度,創作質量俱佳,後勢行情大好,非常值得觀察。
 
就過往的銷售廣度上,丁雄泉的作品市場其實應該更有可為。1990年代後期趙無極的繪畫開始在台灣市場陸續創下佳績,自此一路長紅,交易量大增,畫價也持續攀高。朱德群則從2004年起備受關注,價格緊追趙無極,今年春天更率先創下上億台幣的身價。相較於趙無極、朱德群的高價路線,丁雄泉走得卻是平價「普普風」,行情仍有極大的差距。而有趣的是,雖然丁雄泉的平均畫價遠落後於兩人,但從法國藝術行情公司(Artprice)公佈的資料,三位藝術家所有類別的作品價格指數(price index)在走向頗為近似,近期都是呈現大幅上揚的走勢。
 

趙無極和朱德群於2006上半年的全球拍賣交易量相當,皆突破三億三千萬台幣(約1000萬美元),不過,今年1到6月丁雄泉的作品在全球主要拍賣市場的交易量才達到3832萬台幣(約116萬美元),大約是2004上半年朱德群的拍賣成交量(詳情請參閱2004年秋季號第9期《藝術與投資》),相較之下,大有發展的空間。
 
一般在台灣業界習慣以號數計算油畫畫作行情,目前,趙無極早期油畫至少超過每號四、五十萬台幣的行情,有些精彩作品甚至早就超過每號百萬台幣,而近期作品也有少說都有一、二十萬元的身價;朱德群的早期油畫行情目前在二十至四十萬之間,近期作品也有每號十萬左右的行情。而丁雄泉的油畫目前最好的行情是每號七萬多元,一般油畫平均每號五萬元的身價,水彩、彩墨畫每號平均在二萬至三萬元之間。
 
 
自由熱情的風格逐步躍上藝術舞台 成為國際級的大師 
 
趙無極、朱德群、丁雄泉三位藝術家同樣來自中國江蘇省,1950年代前後離開中國,輾轉來到巴黎,丁雄泉的年紀比起兩位前輩小了八、九歲,但是藝術創作無關乎輩份,這位早熟的藝術家自幼即顯現創作興趣,甚至比朱德群更早打進巴黎藝文圈,更不用說後來的紐約或其他地區藝術市場。丁雄泉的繪畫風貌,與兩位旅法畫家有顯著的不同,一方面性格的不同,另一方面是成長背景與環境的因素使然。
 
1929年丁雄泉出生於中國無錫商人之家,不久舉家遷往上海,童年期間出入繁華的30年代的上海灘,親身目睹「紙醉金迷」的年代。據說4歲時開始會在馬路隨性塗鴉,10歲時到處在街邊矮牆創作,繪畫的過程令他感到喜悅而充滿成就感。後來一度進入上海美專(Shanghai Fine Art School)學習,但渾然天成的繪畫才情,以及熱愛自由的心性,實在無法適應學院教育的拘束。尤其當他閱讀過易經之後,決定開啟生命的旅行。1946年獨自前往香港,放棄了正統美術訓練,但他一心想出去闖闖,於是1952年乘船遠赴巴黎,開始當起一名流浪異國的藝術家,當年才20歲出頭,身上僅有5塊美金,卻絲毫不能動搖心志,為了藝術他祇能義無反顧。在巴黎期間,先後與眼鏡蛇(CoBRA)畫派的比利時畫家阿雷欽斯斯基(Pierre Alechinsky, b. 1927)、丹麥藝術家若恩(Asger Jorn, 1914-1973)、荷蘭畫家阿貝爾(Karel Appel, 1921-2006)結為好友,經常同出入巴黎咖啡館。1960年代初移民紐約,他結識了美國抽象表現主義畫家山姆.法蘭西斯(Sam Francis, 1923-1994),以及後來的普普藝術家衛塞爾曼(Tom Wesselmann, 1931-2004)、歐登柏格(Claes Oldenburg, b. 1929)。看到紐約的五光十色,一改巴黎時期的陰暗風格,成為普普藝術家。1974年入籍美國,常住紐約、巴黎、阿姆斯特丹等地,到了2001年開始定居荷蘭阿姆斯特丹。
 
如今大家熟悉的丁雄泉的繪畫風格其實經過幾次演變。1950年代前往巴黎之前,他在大陸、香港完成了一批素描、水墨,這批創作隨著他乘船到了法國,小心看顧視若珍寶。但是當他發現巴黎的色彩與美麗時,原本的畫作不值得再看,於是一把火將整捆的早年作品燒毀,決心在巴黎重新出發。在巴黎期間,他希望表達深具水墨逸趣的東方藝術氣質,墨色的抽象潑灑和水墨線條的風格一直在後來的作品中仍有發展。到了紐約之後,除了原有的水墨線條,加入了滴流、潑灑的技巧,單色逐漸轉為明麗的彩色,改用鮮明的壓克力彩,形象也從抽象改為半具象, 1970年代後才發展出以女性與花卉等眾人熟悉的藝術風貌。馬蒂斯(Henri Matisse)的繪畫,對於丁雄泉具有裝飾意味及裸女題材起了關鍵的影響,他又添入美國抽象表現和八大山人式的簡約線條特質。後期作品,他較少以油畫布作畫,偏愛以宣紙為素材,融合壓克力彩與彩墨的韻味,成為他特有的丁雄泉式風格。
 
丁雄泉的畫作很早就被世界級的博物館典藏,包括紐約現代美術館(MoMA)、芝加哥藝術學院(Art Institute of Chicago)、舊金山現代美術館(SFMOMA)、古根漢美術館(Guggenheim Museum)、倫敦泰德畫廊(Tate Gallery)、巴黎東方藝術博物館(Musée Cernuschi, Paris)、等數十座藝術殿堂。收藏機構當然還包括了歐洲北部以及台灣、香港的美術館。
 
丁雄泉之所以能夠享譽國際,除了廣結善緣結交好友,歐美各地皆有畫廊代理展覽,另一方面和他的版畫創作有很大的關連。1964年他著作一本名為《一分人生》(One Cent Life)的詩集,書中收錄了二十多位歐美名家的版畫作品,其中包括法蘭西斯、安迪.渥荷(Andy Warhol)等人。1967年和1969年又出版《中國月光》(Chinese Moonlight)和《酸辣湯》(Hot And Sour Soup)的詩集與石版版畫書,呈現他喜愛詩文的面貌;1977年古根漢基金會(John Simon Guggenheim Foundation)提供獎學金,邀請丁雄泉出版一本畫集《紅唇》(Red Mouth),書中收錄一系列的情色素描及繪畫。此後,丁雄泉投入版畫、海報複製品的創作,知名度遍及歐美各國。
 
 
市場分布超過十個國家 收藏家跨越歐、亞、美 
 
究竟他的創作有多麼受到收藏家的喜愛呢?以下兩則小故事可以和讀者分享。據說當年丁雄泉到紐約的第二年,就有人開始收藏他的畫作,甚至當時的美國克萊斯勒汽車公司老闆,一口氣買下他的十幅畫作(每張500美元)。之後的四十年他一直活躍於歐洲和美國,在日本、台北、香港、新加坡或後來的上海都有畫廊展出他的作品,收藏家遍佈各地。幾年前有一則新聞報導指出,他的一幅畫價值抵過一輛名車,原來有次在英國,一位收藏家開了一輛保時捷到畫廊門口,想用那部車換他的畫,結果畫家估算開名車的稅賦太重,於是作罷。二手的保時捷跑車價值多少?筆者並非汽車專家,打聽之下聽說有兩百多萬台幣的價值,若是經典款911,應該有三百萬的身價,雖然是一則趣聞,但多少也驗證了他的藝術魅力。
 
藝術無國界,好的藝術的確可以跨越語言的限制,不過同一位畫家的銷售分布具有超過十個國家以上的市場,除了丁雄泉之外,其他的華人藝術家暫時還不容易達到如此規模。
 
筆者整理分析2000到2006上半年之間藝術家個人拍賣數據時(請參閱附表),發現了有十三個地區在這段期間曾經順利拍賣丁雄泉的作品。而其中最大的市場是在台灣,市場佔有率近三成達到29.2%,其後依序是中國、荷蘭、丹麥、新加坡、香港、美國、英國、法國、比利時、德國、瑞士和瑞典等。
 
從市場的分布可以想見當地有不少收藏家的存在。以台灣為例,1984年起他開始在台灣的台北龍門畫廊展覽,台中、高雄亦有畫廊接續展出他的作品,早期的台灣收藏家十分熟悉他的繪畫。1940年代丁雄泉曾經在香港生活了六年,和香港有一定的淵源。1986年他首度回到香港舉辦展覽,結交不少藝文好友,如武俠小學作家金庸,而美食作家蔡瀾還向他拜師學畫,家中亦收藏丁雄泉的女人繪畫。香港壹傳媒總裁黎智英則是收藏最多丁雄泉畫作的藏家之一,2001年時兩人合著一本《笑吧!別忘了感恩》,書中收錄了多幅丁雄泉的畫作,顯示兩人的交誼。上海新天地幾年前開了一間「上海本色」時尚藝品店,專門銷售丁雄泉的藝術周邊商品,頗受當地民眾及觀光客的矚目。而東南亞的新加坡、印尼也有不少人收藏丁雄泉的作品,當地曾有幾家畫廊持續引進其畫作。歐洲、美國一直是丁雄泉收藏家的大本營,隨著市場景氣活絡,這些地區的交易愈來愈頻繁,主要以紙上作品和版畫的交易為多。
 
 
今年拍品質量俱佳     行情、成交量將繼續大幅攀升
 

2000年以來拍賣市場上的丁雄泉拍品數量並無顯著變化,但是到了去年2005年成交值開始爆出大量,達到台幣2588萬元,較2004年成長率高達390%,其中三分之一以上的交易發生在台灣;2005年的成交筆數也比前一年高出一倍。而這股漲勢到了今年春拍更是銳不可擋,今年上半年全球拍賣成交量台幣3832萬元,已經遠超越去年整年度的成交量;半年的交易數達45筆,等同於前一年度的全年總交易數。可以預見,今年下半年的人氣勢必更強,屆時會有更多丁雄泉的畫作出現拍賣市場。
 
由於市場行情轉佳,今年上半年出現了多幅丁雄泉的精彩畫作,尤其是少見繪於油畫布的作品,這些作品幾乎集中在1990年以前,1990年代後數量較少,所以造成市場搶手的情況。1986年的油畫作品《馬格麗特》就是在這股需求下創下最高拍賣紀錄。從2000年之後到2006上半年,一共約有39幅丁雄泉油畫作品成交,遠低於水彩或水墨的133幅。在成交值的比重上,油畫僅佔27.8%,水彩等紙上作品為70.9%,版畫較低,僅佔1.3%。所以,儘管華人西畫市場偏好收藏油畫,然而水彩、水墨才是丁雄泉的大宗,最為人熟知的典型風格,因此交易量在所有媒材中最為重要。
 
 
秋拍出現大油畫《哥雅的情人》 可望躍升畫價新指標
隨著行情好轉,今年秋天拍賣市場可以預期會出現不少丁雄泉的佳作,羅芙奧2006秋拍一共推出6件漂亮的丁雄泉的畫作:3幅油畫、3幅彩墨。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1977年創作向大師致敬的《哥雅的情人》(Goya’s Lover),這幅畫作的靈感來自18世紀西班牙大師哥雅(Francisco de Goya, 1746-1828)一幅完成於1800年的《裸體的瑪哈》(La maja desnuda / The Nude Maja,97x190cm,現藏於馬德里普拉多博物館),這幅畫被譽為是藝術史上最美的裸體畫之一。對於喜愛女人與裸體畫的丁雄泉,哥雅的浪漫精神對他有啟發意義。畫中還添入丁雄泉最喜愛的花卉與貓等裝飾素材。
 
此幅少見的120號的《哥雅的情人》,完成於紐約時期,尺寸較今年春拍的阿姆斯特丹時期的80號《馬格麗特》為大,題材、素材更為特別,很有機會打破後者剛剛創下的581萬台幣紀錄。這場春拍中其他的油畫作品《烈愛》(Hot Love)、《我需要你》(I Want You),充滿著畫家歌詠女性美的熱情,也將是屆時拍賣會場中矚目的焦點之一,且讓讀者拭目以待。




 




(寫於2006年9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