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ile Chen 的藝術筆記

關於部落格
個人創作藝評文字匯集
  • 45247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彩虹之巔‧孤鷹展翼 ─ 席德進畫價蓄勢飛揚

彩虹之巔‧孤鷹展翼  席德進畫價蓄勢飛揚
 
文 / 陳惠黛 Odile Chen


林風眠五大弟子之一

談及現代藝術史中杭州藝專師生們對於改革中國畫的貢獻,立即想到林風眠、吳大羽、趙無極、朱德群、吳冠中、趙春翔等幾位名家,另外一位同樣師出杭州藝專,曾遍覽台灣山海美景,旅居過美國、法國,親覽歐洲各大文化城市博物館的大藝術家,在每個生命階段曾留下嘔心瀝血的佳作。他壯年時支持抽象藝術運動的發展,提倡民間藝術、文物保存觀念,並致力於水彩與水墨融合,將台灣寫入中國山水畫之中,同樣也是一位不可漠視的大師。他是誰?他正是風格鮮明、天生的藝術家─「席德進」。有人稱他作台灣畫壇的梵谷,他也是台灣最早、最知名的同志藝術家及名人,而近期的藝術市場則譽他為「林風眠五大弟子之一」,以此彰顯其藝術淵源與成就。

畫家常玉飄零於巴黎四十餘年,晚年時和四川同鄉晚輩席德進結為忘年之交。他們年輕時都是風度翩翩的美男子,因為不甘心傳統束縛,各自選擇逃婚離家,從此不曾回歸故里。常玉去了巴黎,席德進則前進到台灣。1963 至 1966 年之間他們倆人在巴黎結識、往來密切。席德進曾說過,要為埋沒的天才畫家常玉作傳,回台灣前還把厚實的毛外衫留給貧苦的常玉,不料三個月後常玉因瓦斯意外身故,可惜僅僅 65 歲的人生。然而,晚輩席德進亦不長命,十五多年後,59 歲未滿因胰臟癌告別人世。

 

 


曾經孤寂、曾經自負的兩人,各自懷有不凡的才華,死後同樣沒有後代,作品就是他們的孩子。幸好,這些珍貴畫作有被保存下來,留在台灣寶島的國家博物館殿堂。

常玉生前將 49 幅重要油畫從巴黎寄到台灣準備辦畫展,意外身故後這批作品輾轉成為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的藏品;而席德進遺囑中交代,要將最佳的油畫、水彩各 10 幅,贈與將落成的台北市立美術館,其中的油畫作品多數為人物畫像,而水彩則是 1975 年後的風景畫;根據席氏遺囑,身後留下各時期作品共1840 件(包括 130 幅油畫、481 幅水彩、237 幅水墨、34 幅書法、8 幅粉彩畫、968 幅素描)皆不得分開,後來在摯友組成的「席德進基金會」安排下,全數捐贈予台中的國立台灣美術館。目前國立台灣美術館擁有的席氏作品館藏累積達到 1867 件,幾乎涵蓋席氏的藝術全貌,為所有博物館中收藏席氏作品最豐。也在基金會成員運作下,發行席德進藝術全集並且舉辦研究畫展。除此之外,1956 年的知名人物油畫《賣鵝者》,曾代表台灣參加第四屆巴西聖保羅雙年展,以及 5 幅風景水彩、47 幅素描,後來則由台北的國立歷史博物館永久典藏。

席德進的一生守著藝術,伴著孤獨,生前除了作畫還是作畫,他的儉樸勤奮勝過常玉,但苦難卻不少幾分。若非席德進的堅持不移,今日後人難以見到美麗如詩的圖畫。那些傾注靈魂生命的創作,若非命運與病痛的折磨,他留給後人的驚奇應該更多。1981 年當席德進因病離世時,詩人余光中曾感傷地說:「你一走,台北就空了。」席德進曾投身美術教育,受到台灣藝文界景仰,絢爛而短暫的一生,留給藝文好友無限的惆悵與懷念。

2013 年,正值席德進九十冥誕,回顧近幾年的藝術市場偶見其佳作現身,但對於喜愛席德進藝術的藏家而言,似乎仍嫌不足,總期待他的藝術價值應受到更多的肯定。席德進一生艱苦創作,孤傲如鷹,知名企業家邱永漢曾向他買畫起了爭執,生氣的說道:「將來我的台灣美術館,就沒有你席德進的作品!」席德進一聽不甘示弱地回道:「如果你的台灣美術館,沒有我席德進的作品,那也就不叫台灣美術館了!」藝術家的直來直往與不妥協個性可見一斑。後來這位「賺錢之神」的藏品行列中還是有一幅席德進的水彩風景畫,不久席德進病故後,還惋惜未能多買幾幅作品。談到台灣美術的發展,的確不該忽視這位年輕時渡海來台,定居台灣後所作的貢獻。

 


 


十年前,楚國仁先生曾以〈席德進 ‧ 畫價睡著了〉專文,為席氏被低估的畫價大大抱屈。整整十年過去了,席德進的拍賣行情約有一到兩倍的成長。然而,相較於趙無極、朱德群等友人近期的數十倍以上漲幅,席德進的合理畫價應該不僅止於此。2012 年 12 月台北的一場拍賣中,《濱海少年》肖像油畫拍出台幣 826 萬(254,702 美元)的價格,令人驚訝地,它竟是藝術家歷年拍場最高的成交紀錄。

熟悉華人西畫市場的人心裡都明白:「席大師的畫價實在委屈!」席德進生前自詡他的藝術要比徐悲鴻偉大!多年前,不少人即看好席德進未來的畫價行情,感嘆因流通量不足,加上有些偽作干擾市場,致使席德進的畫價和趙無極、吳冠中或甚至朱德群等其他林風眠門下弟子無法比擬。

值得安慰的是席德進生前結識不少友人,陪伴作畫,籌辦畫展,還為他處理隆重的葬禮、建碑、築墓園,並成立「財團法人席德進基金會」,將他的畢生藝術心血送入美術殿堂。幾位摯友其實在他生前也是贊助人,收藏了席德進晚年的重要創作。台北的羅芙奧春季拍賣會將於 6 月 2 日推出席德進摯友珍藏的 23 多幅席氏稀珍畫作專拍,以及 3 幅席氏鑑賞過的恩師林風眠與關良作品。料想這批重量級的藏品將為市場帶來驚豔,尤其是作於1951 年的席德進《自畫像》,已知為藝術家最早的一幅自畫像油畫,也是席氏四幅自畫像油畫之一:另有一幅是 2004 年由國巨基金會拍賣售出的《雙重自畫像》、另外兩幅現在皆為國美館藏品;此外,這次專拍尚有席氏巨幅的彩墨《武陵》、《秋意》、《蘭嶼風景》,水彩畫《雙鴨》、《海棠》,以及書法《滿江紅詞》等等,絕對是喜愛二十世紀華人經典藝術的藏家不可錯過的拍品。

 


 


席德進是公認的一位優秀人物像畫家。他曾說過:「畫肖像畫不是在畫表像,也要捕捉個性與神韻。」「好的肖像畫家能透視你的心靈,抓住你的性格,表現你的習性,畫你隱藏不住的不曾自覺的神情。」當年他還是杭州藝專的學生時,曾為男女同學畫像,風格上仍綜合了文藝復興義大利畫家波堤且利、杭州藝專恩師林風眠的影響,以及印象派、馬蒂斯的裝飾風格,而任教於嘉義中學時所繪的《自畫像》,則帶有塞尚的厚實筆觸,以及畢卡索藍色時期的憂鬱氣息。

當年從嘉義北上台北後,為了靠畫家專業維生,席德進也接受肖像畫的委託,對象大多為社會上的仕紳名媛,這些畫像等於也記錄了 1960 年代前後台灣富裕人家的品味與文化。旅居巴黎期間,他曾於蒙馬特街頭寫生作畫,期間也畫過一些外國男女畫像及風景寫生,舉辦個人畫展。後來在荷蘭的博物館看過林布蘭、梵谷的畫作後,深深覺得應將生活周遭的容顏與光彩記錄下來。回國後,開始畫台灣農村的小人物,化為鄉土運動的成員之一,並且為藝術家、文學家繪像,忠實呈現當時的文藝氣氛。

在席德進早年的美術教育養成過程之中,他接收到中國畫現代化的改革思潮影響,因此一生也在為中國畫開創新局而努力著。遊歷歐美多年後,他意識到必須回歸傳統,探索中國文化的根源。而民間藝術保留了純樸、渾厚的傳統文化養分,這些常民生活裡的美感,深深的吸引著他,因此席德進晚年對於台灣古建築、文物的保存及推廣卓有貢獻。生命的後大半,他畫台灣山水、花卉、動物,畫台灣的建築,還有台灣風情。蔣勳就曾說:「席德進把台灣畫進中國的山水。」

席德進曾說:「假如我們不是那麼狹義地解釋水彩畫,我們何嘗不可以說中國宋代的潑墨畫法不也是水彩畫嗎?所不同的,是中國畫以墨為主,以墨當色吧。」他偏愛使用的渲染技法統合了水彩與水墨,將墨色、線條帶入水彩畫中,豐富水彩的表現;也將水彩帶進水墨中,賦予清新的氣息與生命的活力。1969 年之後他勤練書法,使線條運用更老辣,墨色表現更流暢自然,空間感的佈局亦獲助益。水彩、水墨成為他創作的一體兩面,相輔相成。席德進 1970 年代以後的燦爛精神創作,以其思想、感情、修養和天才,將華人水彩畫帶到至高的境界,對後人可謂貢獻卓越。

 

 


席德進身為「林風眠五大弟子之一」,其他弟子如趙無極、朱德群、吳冠中,在拍場的最高紀錄多年前早已破億元台幣,即使連拍場表現較少的趙春翔,最高拍場價格都已達到 2,200 萬台幣(5,703,500 港元或 735,935 美元)。藝術市場上只要出現席德進的精彩代表作,相信去年秋天席德進的 826 萬台幣的新拍場紀錄,應該很快地能有機會突破。

席德進一生的創作數量其實不少,比起四川老前輩常玉要多,而且民間流通的數量也不少於華人藝壇傳奇女畫家潘玉良。就以席德進其個人藝術風格的獨特及其影響力,不亞於兩位旅法的藝術大師,至少值得合宜的畫價對待。

想要帶動席氏的畫價成長,必須仰賴重量級的拍品出線。本人說服畫家生前的摯友,割愛一批他珍藏三十多年、鮮少曝光的席氏畫作,嘉惠那些苦無機會收藏的席德進迷,並且買得放心,沒有真偽的爭議與疑慮。目前,席德進的水彩、水墨作品一件估價不過數十萬元到百萬元台幣之間,價格非常便宜,相較於五大弟子的趙無極、吳冠中或朱德群等人的紙上作品,仍舊有十數倍之遙的價差。

席德進生前個性浪漫,繪畫題材都是畫其所愛,他畫愛戀的自己、友人,以及生活可見的美好花草、旅行途中的自然勝景。他非常欣賞印度詩人泰戈爾式的浪漫:「生如夏花之絢爛,死若秋葉之靜美。」曾將詩句寫進圖畫之中。席德進一生熱愛生命,所有生命的豐盈、美好,皆已詮釋在他的繪畫之中。在他生命尾聲盡情地揮灑五彩顏色,其藝術的價值已超越有形物質,值得有心人細細品味。本人深感不該以金錢數字計量成就,但認同他值得更多的喝采,謹以此文向這位九十年前誕生於四川嘉陵江畔的藝術家致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