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ile Chen 的藝術筆記

關於部落格
個人創作藝評文字匯集
  • 45247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肖像畫、山水畫 看見席德進的生命風采

 文 /  陳惠黛
 
羅芙奧季刊第七期 2013年11月出版
 




白手套拍賣完美成交
 
白手套,用在政治上的意義或許不太光彩,但用在拍賣市場上卻是象徵著拍賣官的高度榮譽與成功。當拍賣官在拍賣台上被授與白手套時,意謂著他剛剛完成一場百分之百成交的拍賣會。2013 年 6 月 2 日羅芙奧台北的「席德進藝術專拍」,在滿場喝采掌聲中進行了一場「白手套拍賣」,專拍中 26 件藝術品全數成交,尤其是席德進 28 歲時創作的油畫作品《自畫像》,還創下藝術家的全球拍賣最高紀錄 2,280 萬台幣;無論是水墨、水彩、書法的交易等都創下席德進的新里程碑。

這場由席德進生前至交、席德進基金會發起人之一 L 君所委託的「席德進藝術專拍」,因為品項優美罕有,來源清楚毫無爭議,未演即先轟動,許多久未現身的資深收藏家,在台北預展的期間,紛紛趕來欣賞佳作。這場小專拍原本預估價值總額為2,480 萬台幣,最後總成交額達到 8,600 萬台幣,換言之,每件作品平均為原本預估的三倍之多,大大的推升了藝術家的畫價水準,一代藝術大師的價值重新得到彰顯。

席德進的《自畫像》創下新記錄,以原本預估值五倍多的價格漂亮成交,見證畫家早期擅長的肖像人物描繪;而晚期以生命熱情傾注的彩墨鉅作《武陵》,則以 780 萬台幣創下彩墨系列的世界紀錄。涉獵廣泛的席德進,晚年將台灣美景寫入山水畫,融合油畫、水彩色彩的豐潤,水墨氣韻的靈動、書法線條的頓挫轉折充滿精神,創造出一幅幅既悲壯且恬淡的席氏現代中國畫。

近期,兩岸三地的藝術市場中湧現一股追捧新水墨的熱潮,席德進作為一位現代畫家,兼容中西的繪畫形式,獨具魅力的創新風格表現,連帶地也受到關注,而成為其中的佼佼者。他以杭州藝專林風眠門下高徒的背景,一生創作經歷輝煌、耀眼,自然是今日藝術收藏家不會錯過的目標。

在本期季刊中的「藝術與投資」單元,我們將更深入介紹席大師生命前後階段的兩大繪畫代表主題:「肖像畫」與「山水畫」。不同的描繪題材,演繹的是台灣土地上的豐富人文與自然風貌,具有重要的時代意涵。山水風景畫,更是席德進呈現文化的現代化進程及貢獻,推崇台灣鄉土文藝的主要途徑。然而人物畫中,特別是肖像畫的創作,大家可以看到畫家自身的風格演進軌跡。有美術史學者統計國立台灣美術館出版的《席德進紀念全集》中的作品數量後,發現「人物畫」的比重其實在畫家一生中佔有相當份量,約有三分之一,媒材以油畫與大量的素描為主。只不過,這本全集內的作品大多數已為博物館所藏,極少數才有在市場上流通。

 



最具功力的肖像畫家
 
2003 年台北的歷史博物館為紀念席德進逝世二十週年時舉辦了「寫真神韻-席德進肖像畫選展」,表彰席大師以肖像畫記錄了二十世紀台灣美術的變遷。席德進還曾經被譽為是「台灣戰後最像畫家的畫家」、「國內最具功力的肖像畫家」,他的人像功力在當年最為人稱道。後人在表彰席德進在山水畫的美術創新成就時,其實他在肖像畫的卓越貢獻也不應該被人遺忘。

「肖像畫」是席德進早期創作最重要的繪畫主題,1940 年代前後,當他於杭州藝專求學階段,經常以同學或愛慕的少年為模特兒,不斷的練習、探索,努力尋找屬於自己的道路。在 1950年以前的畫風,主要以西方現代美術為師,風格上綜合有歐洲古典、印象派、塞尚、野獸派、馬蒂斯的裝飾背景或是畢卡索的藍色時期等特色,用色較為強烈。1948 年隨國民政府來到台灣寶島,仍延續早期的藝術形式,一直到 1952 年離開嘉義中學教職,遷往台北後則有顯著的突破。

當他定居台北之後,期望成為職業畫家,鬻畫維生。1955 年,開始以幫他人肖像作為主要的經濟來源。此時喜歡強烈的原色表現,畫風上受到法國畫家畢費的影響,運用剛毅、硬邊的線條,誇張變的特色來描繪人像。這段時間完成不少的肖像畫,人物的形體傾向平面化,透過線條的勾勒,不論是男性或女性的描繪,皆帶有某種陽剛的特質。

 


 
席德進擅長觀察人性,捕捉神韻。他曾說過,「一個有經驗的肖像畫家,會用彩筆道出被畫者在人生中的經驗與遭遇。」其實他的肖像並非美化人物,而是將人物特性忠實地呈現,作為一位肖像畫家,他其實仍致力於追求時代感與創造力。席德進曾說:「我們給人家畫一張像,單是靠自己一方面的力量還不夠,要對方與我們合作,他坐得安靜,將給你一個安靜的心,兩者氣勢合一,則可以產生一張好的畫,所以一幅畫是畫家與模特兒共同創造出來的。」如此苦心經營出的畫像自然能夠打動人心。

席德進的肖像畫對象,有來自名媛仕紳的委託,細膩地描寫記錄著當時社會的流行品味,有些包括駐台外交官或是後來到歐洲旅遊街頭寫生的外國人畫像;其他的時候,他也會為市井人物寫生,歌頌鄉土與勞動者,畫家對土地的情感一直延續到後期的山水寫生;或者為藝術家名人畫像,這類名人的畫像多傾向憂鬱內省式的形象,透露出當時文藝風氣的壓抑沉悶;另外最私密個人的畫像,乃是他為愛戀者所作的畫像,這類作品在席德進生前幾乎較少對外公開,透露出對青春的執著、同志的情愛。

儘管席德進留下不少肖像畫作品,然而流通於市場的數量其實不多,名媛仕紳的畫像大多數仍由畫像的主人或家屬珍藏,不容易大量的釋出;其他的肖像油畫也多數在席德進過世之後,透過基金會的捐贈,進了博物館,可見得物以稀為貴。有一幅創作於1960 年的《濱海少年》油畫,在 2012 年 12 月時拍出 826 萬台幣(約 28 萬美元)的成績,乃是近期除了《自畫像》油畫之外,高居席德進歷屆拍賣第二高價的記錄。羅芙奧台北及香港 2013秋拍,一舉推出席德進三幅名媛肖像油畫,預期會是秋季拍賣界的大亮點。

席德進的素描肖像,因數量較多,價格則相對平價許多,行情約在台幣二、三十萬之間。他的素描展現席氏剛毅的線條表現,入門藏家可以多多留意。

 



有色有彩的現代山水畫
 
褪去繁華,回歸自然。席德進一生多姿多采,他熱愛藝術、生命與許多美好的事物。他有堅毅奮發的性格,為追求美四處奔走,他鍾情於民間古物,直言敢行,不畏他人目光,熱情的活出自我。走在潮流前端的人,面臨人生的苦澀、掙扎當然不少,有情感的孤寂,有肉身的病痛,無論如何晚年他用自己的藝術回饋給眾生。

席德進曾在自己的一幅山水畫裡題上名句:「鮮豔還給季節,芬芳還給土地,姿態還給風雨。」簡短的詩句照見畫家的短暫而美麗的一生。在生命的最後階段,他執起毛筆,勤寫書法,不斷地鍛鍊年輕時即已擅長的黑色線條,彷彿在推動巨石的力量,他以意念來書寫。

山水畫表現了席德進的理想與人生觀。在後期的自然寫生,他創作出一幅幅融合油彩、水彩、水墨等多元特色的山水圖畫,既有詩意婉轉,也有豪情萬丈。他在中國山水畫的創新中佔有一席之地,為台灣美術史留下美麗的篇章。毫無疑問地,這是他的藝術成就。

「我的山水是用西方的水彩工具傳達了東方人的深邃的情操,對自然賦以新的詮釋,我的色彩也變為中國水墨的趣味,賦予清新氣息與生命的活力。多年來我一直致力於中西繪畫的相互影響與溝通的途徑,今天我總算已走出自己的路!」走出自己的路,應該是藝術家一生奉行的態度,席德進無愧於自己。

 


 
「筆墨是中國、構圖是現代、情感是民族、生活是台灣。」席德進見證了台灣由農業社會轉變為工商社會的劇變,在他的繪畫裡交融了台灣民間藝術的活水,以及藝術家對歷史文化的深情,他的山水畫充滿飽滿的力量。

2013 年羅芙奧台北春拍介紹了一批席德進摯友收藏三十多年的畫作,完成的時間大多在 1960 年代中期之後,特別是 1970年代至 1981 年之間晚年的成熟之作,他在武陵、埔里、台中、蘭嶼、宜蘭、九份、淡水等地所寫生的圖畫,展現旺盛的生命力量。這批珍藏令收藏界大為震動,後來所有拍品以平均三倍的價格成交。

羅芙奧台北秋拍從畫家摯友 L 君僅存的少數收藏中,徵得二十三件作品推出「摯友三十年珍藏:山水.席德進」專拍,其中有十二幅為山水畫,大多為當年他陪伴畫家出外寫生的記錄,還是有淡水與九份的景色,另外還有描繪玉山、梨山、九九峰的雄姿。席氏一生的大量創作都留在博物館中,今日若要珍藏他的佳作,只能說可遇不可求,這些在少數摯友手中的山水畫,收藏時間已跨越世代,更彰顯其難能可貴。2013 年,正值席德進九十歲誕辰,請再看看他筆下的人像,看他眼中的台灣風景,一起感受生命的豐富與美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